当前位置:首页知识

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现状

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前往

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现状_WWW.XUNWANGBA.COM

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据“今日俄罗斯” RT刚刚消息,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签署停战协议后,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发生冲突的纳卡地区。

报道称,当地时间10日午夜左右,普京表示,亚阿已就结束纳卡地区冲突达成的协议,将为长期解决这一危机创造条件,这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

此外,报道还称,根据俄媒报道的协议文本,俄罗斯将在双方接触线及“拉钦走廊”沿线部署近2000名维和人员。“拉钦走廊”是连接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的公路。根据草案,这些维和人员将在亚美尼亚武装部队撤离时进入,并将在该地区驻留5年。

10月17日,亚阿两国宣布达成在纳卡地区实施人道主义停火协议,同意自当地时间18日零时起实施人道主义停火。但新的停火协议生效后,双方一度指责对方破坏停火发动攻击。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因纳卡地区归属问题爆发战争。1994年,双方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两国一直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武装冲突时有发生。

亚美尼亚:已与阿塞拜疆、俄罗斯共同签署停战声明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0日消息,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在其脸书账号宣布,他已经和阿塞拜疆以及俄罗斯共同签署了停战声明。

帕希尼扬称,自己在“深入分析军事形势后”做出了决定:“我已经与阿塞拜疆和俄罗斯总统共同签署了停止纳卡地区战斗的声明。”他表示,声明的内容让他本人和亚美尼亚人民感到十分痛心,但这是个必须做的决定。

阿塞拜疆:已夺取纳卡地区重镇舒沙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社交媒体上称,阿塞拜疆军队于11月8日占领了纳卡地区的重镇舒沙。亚美尼亚方面则否认舒沙被占领,并表示战斗依然在继续。

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现状_WWW.XUNWANGBA.COM

此前28年,舒沙虽然一直处于亚美尼亚的控制之下,但是在国际上,整个纳卡地区的主权都归属于阿塞拜疆。而亚美尼亚方面表示阿塞拜疆的声明不实,并声称目前仍然有亚美尼亚军队和纳卡地区民兵在舒沙镇进行抵抗。

亚美尼亚国防部发言人舒山斯蒂芬扬写道,“最凶猛的战斗”是在一夜之间在舒沙发生的,有许多阿塞拜疆的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在战斗中被亚美尼亚军队摧毁。

舒沙有多重要?

舒沙坐落于纳卡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以南15公里的高地上,同时它位于连接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的道路。如果舒沙真的被占领,那舒沙将会成为阿塞拜疆进攻斯捷潘纳克特的重要中转站。

舒沙作为纳卡地区的重镇,对于交战双方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圣救主基督主教座堂坐落其中,而阿塞拜疆族人也在这个地方留下了很多文化风俗,并且在1992年之后被阿塞拜疆视为失地,而这次“收复舒沙”更是被阿塞拜疆人视为结束了长达28年的国耻。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指出,在亚美尼亚族居民看来,如果居住地再次被土耳其领导的穆斯林占领,那很可能会再出现一次亚美尼亚种族灭绝。因此,面临阿塞拜疆方面的兵临城下,纳卡地区的平民已经开始了大规模出逃。

纳卡冲突战役进程

阿塞拜疆军队目前呈两路出击,同时朝向舒沙和马图尼两个小镇进攻,并且由于其拥有来自土耳其的军事支援,因此在正面战场作战时往往具有更大的优势。

据阿塞拜疆国家新闻社报道,自从纳卡冲突再次爆发以来,阿塞拜疆军队成功“解放”了4个城市、三个镇和199个村庄。而目前从地图上来看,两路阿塞拜疆军队都取得了相当出彩的战绩。

阿塞拜疆国家新闻社11月8日发布前线新闻称,截止到11月8日凌晨,目前的战线维持在阿格达拉、阿格达姆、霍贾文德和库巴特雷方向,并且战斗依然在进行,各方向强度不同,但亚美尼亚军队均在持续溃退。此外,阿塞拜疆军队当天炸毁了亚美尼亚军队第五步兵团和第十山地师位于汗肯迪的前线弹药库。

国际社会反应

目前,只有土耳其国家广播电视公司在对阿塞拜疆“夺回舒沙”一事表示祝贺,而国际上更多的声音依然在呼吁双方立即停火并缓和局势。最近几周,国际社会多次尝试促成双方停火。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双方上月进行了两次停火谈判,但谈判成果几乎都立即被打破。

中国驻阿塞拜疆大使郭敏在11月4日与阿塞拜疆国民议会议长萨黑巴加法罗娃的会面中表示,中方希望纳卡冲突能够尽快得到解决、回复地方稳定和平局势。

如何看待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冲突?

俄罗斯地缘政治的扩张用两个向南直指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的箭头表示;土耳其是一个向东穿过阿塞拜疆和里海指向中亚的箭头;伊朗则是两个箭头,一个向北指向阿塞拜疆,另一个向东北指向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这些箭头不仅相互交叉,而且可能相互碰撞。目前,中国的作用比较有限,它的目标也不那么明朗。有理由认为中国更希望在其西部面对一群相对独立的国家,而不是一个俄罗斯帝国。这些新生的国家至少可以充当一种缓冲,但中国同时也担心其新疆境内的突厥少数民族可能把中亚新独立国家看作自己的有吸引力的榜样。正因为如此,中国已在谋求哈萨克斯坦保证压制跨边境少数民族的激进主义行动。

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现状_WWW.XUNWANGBA.COM

从长远看,北京对本地区的能源资源必定会有特殊的兴趣。直接获得这些资源,而不受莫斯科的控制,必定是北京的主要目标。这样,中国的整体地缘政治利益就会与俄罗斯追求主导地位的努力发生冲突,却与土耳其和伊朗的意图相互补充。对乌克兰来说,主要问题是独联体未来的性质,以及能否更自由地获得能源资源,以减少乌克兰对俄罗斯的依赖。在这方面,与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更为密切的关系对基辅十分重要。乌克兰对那些更有独立意识的国家的支持是加强它自身对莫斯科的独立的努力的延长。同样,乌克兰支持格鲁吉亚成为阿塞拜疆向西出口石油的通道的努力。乌克兰还与土耳其合作以削弱俄国在黑海的影响,并支持土耳其为将石油从中亚直接输送到土耳其终端的努力。

巴基斯坦和印度的介入就更为遥远了,但它们对新的欧亚大陆的巴尔干可能发生的事情也都不是无动于衷的。巴基斯坦的首要利益在于通过其在阿富汗的政治影响获得地缘战略的纵深,不让伊朗在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发挥政治影响,并最终从连接中亚和阿拉伯海的输油管道的建设中获益。印度为了对巴基斯坦作出反应,同时也出于对中国在这个地区的长期影响的担心,更支持伊朗在阿富汗的影响以及俄罗斯在前苏联空间内更多的存在。美国虽然相距甚远,由于它的利益是在后苏联的欧亚大陆保持地缘政治多元化,美国出现在背景之中并逐渐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也许是间接的棋手。它显然不仅对开发这个地区的资源感兴趣,而且要阻止俄罗斯单独主导这个地区的地缘政治空间。美国这样做不仅是在谋求它更大的欧亚地缘战略目标,而且也通过争取毫不受限制地进入这个至今还封闭着的地区,维护其本身日益增长的经济利益以及欧洲和远东的利益。

因此,在这个难题中有利害关系的包括地缘政治力量、潜在的巨大财富的获取、民族和 或宗教使命的完成以及安全利益。然而,竞争特别集中在能否进入该地区的问题上。在苏联解体之前,进入该地区的途径完全由莫斯科所垄断。所有的铁路运输,油气管道,甚至航空运输都得通过莫斯科这个中心来运营。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学家们希望这种情况一直保持下去。因为他们知道谁控制或主导进入该地区的途径,谁就最可能赢得这一地缘政治和经济的大奖。正是由于这种考虑才使油气管道问题成为影响里海盆地和中亚的未来的主要问题。如果连接这一地区的主要的管道继续穿过俄罗斯领土到达俄国的黑海港口新罗西斯克,即使俄国不公开地炫耀实力,这种情况的政治后果也会自然地显现出来。这个地区仍将在政治上依附于俄国,而俄国在决定如何分配该地区的新财富问题上就会处于强有力的地位。反过来,如果另有一条管道穿过里海通到阿塞拜疆再经土耳其到达地中海,或者还有一条管道经过阿富汗到达阿拉伯海,那么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大国垄断进入该地区的途径了。

麻烦的现实是,俄国政治精英中有些人的行为表明,如果俄罗斯不能完全控制进入该地区的途径的话,他们宁愿让该地区的资源根本得不到开发。如果外国投资可能导致外国经济和政治影响在该地区更直接的存在,俄国宁愿仍然对这里的财富不加开发。这种财富拥有者的心态有历史根源,改变它需要时间和外部的压力。沙皇在高加索和中亚的扩张持续进行了大约三百年的时间,但俄帝国最近的终结却突然得让人吃惊。随着奥斯曼帝国实力的衰落,俄罗斯帝国向南沿着里海海岸向波斯推进。它在1556年占领了阿斯特拉罕可汗统治的领地,并于1670年到达波斯。它在1774到1784年间征服了克里米亚,然后于1801年占领格鲁吉亚王国,并在十九世纪后半叶席卷了散居在高加索山脉的各个部落 车臣曾进行了殊死抵抗,在1878年完全占领了亚美尼亚。

对中亚的征服主要不是压倒了一个对抗的帝国,而是降伏了一个个基本上相互分离的半部落性质的封建可汗统治地和酋长国。它们只有能力进行零星的、孤立的抵抗。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是在1801年间进行了一系列军事远征后被占领的,而土库曼斯坦是在1873到1886年的长期战争中被打败和兼并的。然而,到1850年,对中亚大部分地区的征服已基本结束,尽管零星爆发的地方抵抗运动即使到前苏联时期也仍然时有发生。苏联的解体导致了戏剧性的历史逆转。1991年12月,在短短的几个星期内,俄罗斯在亚洲的地盘突然缩小了约20%,俄国在亚洲控制的人口从7500万减少到大约3000万。另外,高加索的1800万居民也脱离了俄国。这种逆转使俄国政治精英感到更加痛苦的是,他们知道这些地区的经济潜力正成为外国利益集团的目标,而这些利益集团拥有金融手段在此投资、开发和开采直到不久之前仍然只有俄国才能获得的资源

然而俄罗斯面对着一个困境:它在政治上过于孱弱,无力完全隔断外部对这一地区的影响,在财政上也过于贫困而无力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开发这个地区。更重要的是,俄罗斯敏感的领导人认识到,新独立国家正在发生的人口爆炸意味着如果它们不能保持持续的经济增长,最终俄国整个南部边界地区就会出现一种爆炸性的形势。特别是当民族主义和伊斯兰势力在从前被征服的民族中间重新兴起时,俄国在阿富汗和车臣的经历可能再现于从黑海到蒙古的整个边界线上。所以俄国无论如何一定要设法适应后帝国时期的新现实。它试图抑制土耳其和伊朗在这一地区的存在,防止新独立的国家向俄国的主要对手靠近,阻挠中亚形成任何真正独立的地区合作,并限制美国在新主权国家的地缘政治影响。所以这已经不再是重建帝国的问题。重建帝国代价太高而且会遭到强烈的抵抗。现在的问题是,要建立一个限制新独立国家的新关系网并保持俄国在地缘政治和经济上的主导地位。为实现这一任务而选择的工具主要是独联体,不过在有些地方使用俄国的军事力量和娴熟的外交手段以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也同样维护了克里姆林宫的利益。

莫斯科利用其影响,力图使新国家最大限度地顺从其建立越来越一体化的“共同体”的想法,并大力推动对独联体外部边界实施集中指挥的控制体系;寻求在共同对外政策框架中实现更紧密的军事一体化;以及进一步扩大现有的 原苏联的油气管道网,并且不让铺设任何能绕开俄国的新管道。俄国的战略分析已公开表示莫斯科把这一地区看作是自己特有的地缘政治空间,虽然它已不再是其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克里姆林宫一直寻求在新独立国家的领土上保持俄国的军事存在,这一事实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俄国地缘政治意图的线索。莫斯科利用阿布哈兹的分离运动取得了在格鲁吉亚保留军事基地的权利。它利用亚美尼亚在对阿塞拜疆的战争中需要支持这一机会,使俄国在亚美尼亚领土上的军事存在合法化。俄还在政治上和财政上对哈萨克斯坦施加压力,使其接受俄的军事基地。另外,塔吉克斯坦的内战使前苏联军队得以继续留在那里。

莫斯科在制定其政策的时候是从这样一些明显的预期出发的:它与中亚在后帝国时期的关系网络将逐渐削弱每个势单力薄的新国家的主权实质,并将它们置于一种从属于“一体化”独联体指挥中心的地位。为实现这一目标,俄罗斯不鼓励新国家创建其自己单独的军队和推广使用其各自的语言 他们在逐渐以拉丁字母替代西里尔字母,也不鼓励它们与外界发展更密切的关系,并反对它们铺设直接通向阿拉伯海和地中海港口的新管道。如果这一政策获成功,俄国就能控制它们的对外关系并决定如何分享收入。在寻求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俄罗斯的发言人,如本书第四章所示,经常援引欧洲联盟的例子。然而实际上,俄国对中亚国家和高加索的政策更像是非洲的法语区——由法国军队和财政补贴来决定殖民地时期以后的法语非洲国家的政治和政策。俄国的总目标是在最大程度上恢复它在这一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而巩固独联体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机制。

但看来莫斯科欲在政治上使之处于从属地位的首要地缘政治目标是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为了使其政治反攻获得成功,莫斯科必须不仅控制进入该地区的途径而且要对其地理屏障进行渗透。对俄国来说,阿塞拜疆必须是首要的目标。它对俄国的屈服会有助于将中亚与西方,特别是与土耳其完全隔离,从而进一步增强俄国对难以驾驭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影响力。为此,俄在类似如何分配里海海床钻探区块等有争议的问题上策略性地与伊朗合作将有利于俄国实现其重要目标——迫使巴库向莫斯科的愿望让步。一个顺从的阿塞拜疆也将有助于俄巩固它在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主导地位哈萨克斯坦也是一个特别具有诱惑力的首要目标。哈萨克斯坦在种族问题上的脆弱性使哈政府在与莫斯科的公开对抗中不可能占上风。哈的逐渐屈从将产生一个地缘政治效果,那就是几乎自动把将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拉人莫斯科控制的范围,同时将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直接地暴露在俄的压力之下然而,俄罗斯的战略与位于欧亚大陆巴尔干的几乎所有国家的抱负都背道而驰。这些国家新的政治精英不会自愿让出他们从独立中获得的权力和好处。随着当地的俄罗斯人逐渐让出他们原有的特权地位,新的精英正很快地扩展他们在主权方面的既得利益。

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并且有社会感染力的进程。而且,曾经在政治上很消极的人民也越来越具有民族主义倾向。除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以外,其他各国人民也更加重视他们的伊斯兰特性。就外交来讲,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 虽然亚美尼亚依靠俄国的支持与阿塞拜疆抗衡都希望自己逐步与欧洲联系在一起。资源富饶的中亚国家以及阿塞拜疆都希望在经济方面最大限度地在本国领土上吸纳美国、欧洲、日本,后来还有韩国的资本,以大大加速它们的经济发展并巩固各自的独立。为此,他们也欢迎土耳其和伊朗发挥更大的作用,并把土伊看作可以抗衡俄罗斯力量的因素以及通向南方广阔的穆斯林世界的桥梁。

所以阿塞拜疆在土耳其和美国的鼓励下不仅拒绝了俄国建立军事基地的要求,而且公然违抗俄国关于在阿塞拜疆只修建一条通往俄国黑海港口的管道的要求。它选择了一个双重解决办法,要再修建一条通过格鲁吉亚到土耳其的管道 由于美国禁止为与伊朗进行商务活动提供资金,由一家美国公司投资修建一条向南通过伊朗的管道的计划已不得不放弃。在一片鼓噪声中,一条连接土库曼和伊朗的新铁路开通了。这使欧洲通过铁路运输与中亚进行贸易成为可能,并完全将俄国撇在了一边。这条古丝绸之路的重新开通具有一种强烈的象征意义,俄国再也无法将欧洲与亚洲分开了。

宝,喜欢(普京:俄罗斯维和部队将前往纳卡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现状)记得收藏一下,以后访问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