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知识

拜登团队敦促联邦批准权力交接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特朗普还有戏吗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敦促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拜登团队敦促联邦批准权力交接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特朗普还有戏吗_WWW.XUNWANGBA.COM

拜登团队督促联邦批准权利交接

路透社11月9日消息,拜登竞选团队周日敦促特朗普政府任命的美国总务署 GSA负责人批准正式的权力交接。

拜登竞选团队警告说,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取决于一个明确的信号,即国家将启动“平稳、和平的权力交接”。

美国总务署署长艾米丽墨菲 Emily Murphy在2017年接受特朗普任命,她尚未确定大选“胜负已分”。拜登团队一发言人表示,这导致拜登团队获得数百万美元联邦资金以及与情报机构和其他部门官员会面的日期推迟。

特朗普将宝押在最后诉讼上:想要我认输并交权,除非起诉无力回天

据观察者网11月8日报道,对于大选败选的结果,美总统特朗普仍然拒绝认输,并在推特上宣称,自己以“很大的优势赢得选举”,指责拜登“急于伪装成胜利者”。特朗普团队也发表声明称“大选还没有结束”,要求清点合法选票。特朗普更是表示,想要我优雅地承认败选并和平移交权力,除非起诉无力回天。

但事实是拜登胜利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特朗普即便对此结果不承认也无法改变什么。而且特朗普团队和共和党白宫政要虽然在表面上支持特朗普,但是实则是每个人都在计划着自己的退路,对于这种树倒猢狲散的境况,特朗普只能把翻盘希望寄望在诉讼上。

大选前,特朗普觉得自己进行演讲的几个州实际上是比较偏向于自己的,但是在内达华,宾夕法尼亚和佐治亚等州,拜登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领先优势微小,这致使特朗普团队认为拜登有“作弊”嫌疑,提起诉讼的是在当地投票日结束后继续接受选票,且选举观察员遭受到阻拦,无法监督计票。

但是,特朗普对这几个州的诉讼毫无疑问的被一一驳回,因为特朗普宣称的“选举舞弊”行为也没有实质上的证明,空口凭说显然不能让法院信服。

即便是这样被驳回了,你要让特朗普认输依旧很困难。因为特朗普背后还有一帮狂热支持者。对于这帮人来说,只要特朗普没有宣布自己认输,那么这帮人依旧会疯狂的支持他,这难免就会造成此前美媒所担心的美国总统大选“后遗症”,然而这个事实上已经开始有发生的痕迹。

此前已经有特朗普支持者围堵密歇根州计票点,6日傍晚在佛罗里达州2名特朗普支持者在街头集会中中枪受伤,还好没有引起大规模的冲突。

但事已至此,光靠这些狂热的支持者抗议对于现在的结果来说已经意义不大。毕竟在拜登开心的小跑上台以美国下任总统身份开始演讲,开始规划美国未来时,特朗普身边的“左膀右臂”们已经开始默认这个事实了,现在的特朗普已经成为了“孤家寡人”。

对于押宝在最后的诉讼上实际上已经是最后的挣扎,外强中干的表现。据福克斯援引特朗普身边的消息人士称,“如果诉讼无法改变结果,赢得第二期,那么特朗普将大方的承认败选,并和平的移交权利”。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对于现在的美国来说无疑是最优解,对于特朗普自己也算是有尊严的下台。

拜登团队积极筹备接权 特朗普仍未放弃法律战

美国大选全部投票结束后的第六天,特朗普仍然拒绝认输。11月9日是特朗普宣布正式发起“竞选法律战”的日子,据媒体报道,除了准备法律诉讼,他还将发起一系列集会,可能会展示“在选举中一些投票者的讣告”,以证明“自己的第二任期正在被窃取”。不过,美媒普遍不看好特朗普能打赢官司,甚至共和党内部对此事的观点也是公开分裂的。以前总统小布什为代表,一些共和党名人已经开始祝贺拜登当选。而民主党人拜登的竞选团队8日敦促联邦总务署 GSA官员,确保美国政府进行“平稳与和平的权力转移”。与此同时,拜登团队建立了一个“政府过渡网站”,网站上列出了拜登一旦执政后的四大优先事项: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复苏、种族平等和气候变化。9日,拜登率先宣布了一个由卫生专家和科学家组成的13人小组名单,为过渡期美国控制疫情提供建议。“对拜登来说,要切实改变美国将是困难的”,英国《金融时报》9日评论称,困扰美国的麻烦,并不止于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带来的经济冲击,还有特朗普执政期间加深加宽了的美国的党派裂痕。

打官司并不容易

美媒7日宣布拜登赢得美国大选时,特朗普就在他位于弗吉尼亚州斯特林的高尔夫球场宣布,竞选的法律战将从9日开始。特朗普的两个成年儿子小唐纳德和埃里克,是敦促特朗普及其盟友继续挑战2020年大选结果的关键角色。

拜登团队敦促联邦批准权力交接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特朗普还有戏吗_WWW.XUNWANGBA.COM

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8日称,“至少有三四个州,甚至10个州的选票被窃取了”。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9日报道,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正计划发起一场信息闪电战,“为其迄今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的论点”助燃,即特朗普的第二任期“正在被窃取”。据悉,特朗普计划采取的方式之一,是展示“在选举中投票人的讣告”,并举办竞选风格的集会来放大这些指控,以施压各战场州调查选举或进行重新计票。

但CNN此前对少数共和党人提出的密歇根州“死人投票”的指控进行了事实核查,发现并没有这种事。另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一个保守的法律团体已经在宾州提起诉讼,指控宾州州务卿错误地将大约2.1万名据称已经死亡的居民列入选民名单。但负责此案的联邦法官琼斯表示,提起诉讼的公共利益法律基金会并没有提供证据,而他本人质疑他们为什么要等到“最后一刻”才提起诉讼。根据美联社的数据,即使将这2.1万票抛开,拜登仍将以超过2万票在宾州领先。

朱利安尼8日对福克斯新闻说,除了宾州现有的诉讼外,另外两项诉讼正在起草中。新的法律诉讼将围绕三方面展开:邮寄选票统计观察员遭遇阻碍、存在死者投票以及“倒填日期”的选票。他预测总共可能提起10起诉讼。

而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到上周日为止,特朗普的支持者“已经输掉了10起诉讼”,大多是针对几十张或数百张选票提出质疑,这不足以影响选举的整体结果。例如,在亚利桑那州,一项诉讼声称,一些选票被不当拒绝,因为它们是用记号笔填写的。而身为共和党人的亚利桑那州总检察长博诺维奇上周表示,使用记号笔并没有导致选民丧失选举权。《华尔街日报》9日称,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和内华达州的法官也驳回了几起特朗普支持者关于选举争议的诉讼。

《洛杉矶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上述两篇报道还都将此次特朗普的主张与当年小布什和戈尔之间的选举争议作了比较。报道称,2000年美国大选围绕佛罗里达州几百张选票发生纠纷,而这几百张票决定着整个选举的胜负,因此最高法院对重新计票进行了干预;而当前的冲突涉及至少4个州的数万张选票,重新计票或裁决选票无效都会非常复杂。报道还称,目前还没有重量级的保守派律师站出来牵头特朗普的申诉案件,这与20年前总统选举中佛罗里达州之争形成鲜明对比,当时小布什组建了豪华的律师团队。上周五被任命领导特朗普大选后法律团队的博西却并非律师。甚至2000年助小布什打赢官司的律师团团长金斯伯格8日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也劝特朗普别打官司,应该接受选举结果:“好好看看计票结果……我们最神圣的制度就是通过选举确保政权和平移交。你绝不能摧毁这个制度。”

打官司还需要钱。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已经向捐赠者寻求帮助,希望筹集至少6000万美元,以资助法律诉讼,目前还不知道筹款的进展情况。

小布什已祝贺拜登

据CNN报道,对于是否接受总统选举的结果,特朗普的内部圈子已经开始分裂,两名消息人士告诉CNN,他的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建议他接受拜登的胜利,第一夫人梅拉尼娅也私下表示,特朗普是时候接受竞选失败了。现在公开鼓励特朗普拒绝让步、展开一场艰苦法律战的包括他的两个成年儿子、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朱利安尼、前佛罗里达州总检察长邦迪等。而众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和众院共和党党鞭斯卡利塞,都认为特朗普的法律行动需要在选举结果正式公布前尽快完成。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的“大多数顾问”私下都表示,通过法律挑战来改变选举结果的机会非常渺茫。《纽约时报》引用一名共和党人的话说,“选战已经结束,唯一没有看到这一点的人是特朗普”。报道称,实际上,自3日投票之后,司法部长巴尔和司法部都保持缄默。另据美联社报道,特朗普的助手私下里承认,对拜登发起法律战的策略,更多的是为特朗普提供一条退路,弥补他无法完全把握的损失,而不是改变选举结果。

8日,美国共和党籍前总统小布什向拜登表示祝贺,称这位民主党人“赢得了领导和统一我们国家的机会”。小布什同时说,特朗普获得了7000多万张选票,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他表示特朗普“有权要求重新计票和进行法律挑战,任何悬而未决的问题都将得到妥善的裁决。但美国人民可以有信心,这次选举是基本公平的,它的完整性将得到维护,其结果是明确的”。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仍然拒绝公开承认拜登的胜利,但同时也没有附和特朗普的言论。犹他州共和党籍参议员罗姆尼9日则呼吁美国人团结在拜登的身后,他说,他没有看到大选中有普遍欺诈的证据。

拜登已成立13人疫情工作组

在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突破1000万人之际,据福克斯新闻网9日报道,拜登团队公开了他们的疫情工作小组13人名单。拜登将为该工作组任命3名联席主席:美国公共卫生服务军官团前负责人穆尔西、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前局长凯斯勒以及耶鲁大学医学副教授史密斯。拜登团队在新建立的“政府过渡网站”上列出了“七点抗疫计划”,包括对所有美国人实施“常规、可靠和免费的核酸检测”,一旦疫苗可投入使用便“有效、公平地分配”,与州长和市长合作实施“全民佩戴口罩计划”等。英国《金融时报》称,拜登宣布疫情工作组成员甚至早于其宣布政府成员,凸显拜登把应对新冠病毒作为其首要任务的承诺,“并与即将离任的特朗普形成对比”。据白宫高级官员透露,特朗普已暂停与自己的应对疫情工作组会面。

不过,特朗普在9日早上发出的第一条推特中为辉瑞公司研制出临床试验90%有效的新冠疫苗欢呼:“伟大的消息!”

据媒体报道,拜登及其过渡团队将迅速确定内阁人选。《金融时报》9日称,据悉,过渡团队由5位联席主席领导,其中包括拜登的高级顾问邓恩、新墨西哥州州长格里沙姆、特拉华州前参议员考夫曼、路易斯安那州众议员里士满以及前白宫预算主任齐恩茨。报道称,如果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拜登提名的政府高级官员 包括财政部长和国务卿可能会受到以麦康奈尔为首的参议院共和党人的挑战,拜登可能会被迫提名更为温和的内阁人选。

9日,拜登又收到一些外国元首和政要的祝贺,包括沙特阿拉伯国王和王储、日本首相菅义伟等。“拜登胜选为世界翻开新的一页”,《金融时报》9日的社论称,就像美国人终于有望恢复正常生活一样,外部世界也是如此。特朗普打乱了一套虽不完美、但优于所有已知替代方案的国际秩序。科威特海湾新闻网9日称,特朗普在“让美国再次伟大”政策下的异想天开的决定,不仅给美国的贸易和国防带来了严重挑战,而且他四年的统治也对全球机构和多边主义造成了巨大伤害。当前世界面临巨大挑战,全球经济危机严重,战争和暴力冲突更加普遍和危险,地球变暖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疫情不可能很快结束。人们希望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政府更迭将有助恢复世界秩序

拜登上任后的十大变化

变化一,全面拨乱反正。

别忘了,拜登竞选时就承诺:我保证,我将在上任第一天就拨乱反正。凡是被特朗普颠倒过来的,大概率又会再颠倒过来;凡是特朗普铁定要去做的,有些真不必再去做了。当然,最紧迫的是内政,譬如健保法案、富人税、枪支管制等等,估计又会被翻过来。还有口罩,该戴就得认真戴。这应该是世界最顶级的翻烧饼了,而且是美式的,我们也算开眼了。

变化二,开始积极入群。

特朗普的一大特点,看不爽,老子退群!管你什么洪水滔天。特朗普向右,拜登就向左。白宫新变化后,那就是入群、入群,积极再入群。拜登已经承诺,上台第一天,就重返WHO,大概率吧,他还会重返巴黎公约,甚至不排除重新加入特朗普一脚踢开的TPP 现在已成为CPTPP。过去四年,折腾一遍;未来四年,重来一遍。退群震惊世界,入群嘛,也会影响世界地缘政治。

拜登团队敦促联邦批准权力交接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特朗普还有戏吗_WWW.XUNWANGBA.COM

变化三,美欧新蜜月。

最高兴的是谁?估计是默克尔和马克龙,所以第一时间热烈祝贺。终于,熟悉的美国老大哥又回来了。别忘了,四年前特朗普胜选后,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最后一次出国,就是前往德国。按照西方媒体的说法,他是专程来向默克尔告别:西方世界,以后就拜托给你了。一如奥巴马所料,接下来,美欧翻脸,特朗普甚至对默克尔、马克龙都破口大骂。现在好了,特朗普走了,志同道合的拜登可能来了。至少暂时吧,小别胜新婚,美欧新蜜月。当然,时间长了,吵吵更正常。

变化四,气候变化突破。

对地球来说,喜出望外。别忘了,特朗普有一个理论:气候变化就是中国编造的谎言,就是想让美国制造业失去竞争力。这都哪儿跟哪儿?赛先生估计都气得背过气了。这样的态度,对地球来说,真是灾难性的。现在好了,美国总统换人了,拜登大概率会重新加入巴黎公约。新能源企业很高兴,机遇又来了;美国石油工业很失落,啊,最亲爱的特朗普总统,你在哪里?

变化五,美国软实力受损。

在这个世界,要引领全球,光有硬实力没有软实力真不行。但过去几年,特朗普最擅长的极限施压,损耗的是美国的软实力。而且,是剧烈损耗。所以,才有了“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故事。如果美国大选官司没完没了,美国街头继续撕裂斗争,那全世界继续看笑话,美国形象更加糟糕。当然,拜登执政后,应该会极力弥补这一点。但这么剧烈损耗下来,再怎么弥补,美国也不是原来的美国了。

变化六,俄罗斯压力山大。

压力最大的,应该就是俄罗斯了。别忘了,拜登可是明确说过:美国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俄罗斯。过去四年,美俄关系已经很糟糕;但未来四年,可能会更加糟糕。当然,俄罗斯也不是善茬,那一番恶斗就免不了。这一点,不需要我多说了,大家看吧。

变化七,美土关系可能激化。

虽然美国和土耳其关系也不咋地,但算起来,埃尔多安可是和特朗普煲电话粥最多的外国领导人。反正,土耳其最近能这么强势,没有美国的一点默许,估计也不可能。但现在,白宫如果真换人了,美国和俄罗斯博弈加剧,土耳其和法国各种闹腾。美土关系,真有点悬。

变化八,美伊关系柳暗花明。

大舒一口气的,估计第一个就是伊朗。别忘了,就在今年年初,因为猎杀苏莱曼尼,伊朗和美国差点真打起来。唉,最后倒霉的,却是一架乌克兰客机……白宫新变化,伊朗核协议可望复活,对多灾多难的中东来说,这算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吧。但以色列会答应吗?翻烧饼式的折腾,估计还少不了。

变化九,亚太博弈加剧。

从奥巴马后期的“重返亚洲”,到特朗普心心念念的“印太战略”,一个大趋势没变的,就是美国加紧在亚太重新布局,从中东撤军、从阿富汗撤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将更多资源转移到亚太。针对的是啥?我不说你也知道。但由此,美日关系、美韩关系、美印关系、美澳关系,等等等等,都在发生变化,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大的变局应该就在我们周边。

变化十,中美关系新变数。

肯定是新变数,新的四年,必然会有新政策新变化。要看到的是,大选中虽然中国一再躺枪,但比起特朗普的极度抹黑,拜登相对克制;在他口中,俄罗斯是最主要威胁,中国是最大竞争对手。这还是有微妙差别的。我们不必有幻想,做好自己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只是期望能回到相对理性的轨道上来。但有一点也可以肯定,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这个世界,再不是以前的世界了。当然,这个世界,也没有中国人过不去的坎。

特朗普还有戏吗

共和党方面,特朗普选情告急,红灯频闪。6月中旬以来,几乎所有民调均显示他的支持率大幅落后于民主党的拜登。不仅如此,对选举结果至关重要的摇摆州的选情走势对他也日趋不利。更要命的是,特朗普在一些被视为共和党票仓的所谓“红州”也出了状况,例如乔治亚州1992年以来一直支持共和党候选人,但最近一次民调居然显示拜登和特朗普在该州的支持比例已经平分秋色。

在最受关注的三个问题——对付疫情、处理种族关系和管理经济上,过去多数选民在前两个问题上更认同拜登,在经济管理问题上则认为特朗普略胜一筹。然而在最近的几次民调中,即便在第三个问题上,特朗普也失去了优势。媒体嘲讽道:对特朗普团队而言,最好的消息就是“今天不是选举日”;否则,他输定了。

不过,现在就断言特朗普“没戏了”也还为时过早。毕竟民调是有局限性的——如果民调足够准确,那么赢得2016年美国大选的就不会是特朗普,在使用民调预测选举结果时,我们还是要格外小心。

特朗普执政三年多来,历经“通俄门”、国会弹劾等磨砺,均能逢凶化吉,有“不粘锅”总统之谓。目前尽管民调支持率下跌,但他在党内的支持率依旧稳固可观。此外,他也“不差钱”,而钱对总统选战来说可太重要了。

拜登团队敦促联邦批准权力交接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特朗普还有戏吗_WWW.XUNWANGBA.COM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已经没有退路了——一旦败选,麻烦就会找上门来,几桩进行中的刑事案件调查可能让他身败名裂,甚至锒铛入狱。在此断尾求生的情境下,他险棋怪招接连不断,以图乱中取胜。

他不惜激化美国社会矛盾,将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爆的社会冲突定调为“保卫美国传统之战”,自诩“法律和秩序”的卫士,调派大量联邦人员到民主党控制的地区暴力弹压“BLM”运动,以引起一些社会阶层尤其是白人对社会变革的恐惧。此其一。

他一反共和党长期以来的保守主义经济主张,用行政命令绕过国会推出延长失业额外补助,暂缓征收联邦所得税等措施收买人心,以影响“动摇人群”的最后投票选择,此其二。

对早已有之的“邮寄投票”,他大加挞伐,宣称大量邮寄投票会导致选举不公正。这样一来,不但干扰了传统民主党选民投票的意愿和方式,也为他一旦败选挑战选举结果提供了合法性来源。此其三。

在治疫问题上,特朗普基本放弃了联邦的主导作用和责任,转而把赌注压在选举前推出疫苗或特效药,以求一举“翻盘”。此其四。

此外就是大打“中国牌”。美国两党候选人在选举年打“中国牌”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像特朗普这样不断突破红线和底线的却也不多。通过不断对华发难,他既是在塑造自身“硬汉”的形象,也是在营造一种“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氛围,以凝聚选民支持。

上述选举套路单个使用也许作用有限,但作为一套组合拳,配合使用,加上特朗普超乎常人的指鹿为马、蛊惑人心的能力,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选举套路“够用”吗?在接下来不到80天的时间里,特朗普能够扭转颓势,再现2016年险中取胜的一幕吗?我们的看法是,政治是艺术,民意如流水,不到投票的那一天,任何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不过,历史不会简单重复,2020年不是2016年。今年有几个重要因素和2016年非常不同,使得特朗普很难复制四年前的胜利——除非拜登及其团体犯下“自杀式”的大错。

最大的不同在于,2016年特朗普是挑战者,而2020年他是执政者。作为执政者,做得好是你的功劳,做得不好就是你的过错。特朗普当政以来,危机不断,但似乎都能化险为夷,讵料在最关键的选举年,在处理新冠危机时,却走了麦城,以致疫情失控,民望暴跌。

和“通俄门”和乌克兰“电话门”等相对单纯的政治危机不同,新冠疫情作为百年一遇的公共卫生危机,涉及整个美国社会,影响到各个地区、各种人群,具有突发性和不确定性强、处理难度大的特点。由于疫情的发展不受政治逻辑或考虑的支配,其应对也不能是政治性的,必须依靠科学分析、理性防控,同时有赖于各级政府协调和社会动员力。

美国拥有先进的医学科研医药研发能力,有全球首个全国性的疫情处理机构 CDC,美国疾病防控中心,加上以前对付埃博拉疫情和H1N1疫情积累下来的经验教训,照理说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即使不走在其他国家前头,也不应该落下很多。

然而,数字不懂政治——美国以世界人口的4%却占据了全球新冠确诊人数的24%,死亡人数的22%;并且疫情迄今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截稿当天,美国新增病例40,022 人,新增死亡542人。不管以任何标准评判,美国的治疫对策都是一场灾难,与其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格格不入。对此,总统特朗普当然难辞其咎,多数美国人认为正是特朗普的政治理念、执政风格和行为方式,使得美国在应对新冠疫情时一错再错,以致失控。

基本上,特朗普是把疫情作为一个政治问题来处理的。一切以对他个人形象及重新当选是否有利作为终极考虑,不论是一开始淡化新冠疫情的严重性,还是后来不顾医学顾问的意见强行推动全面重启经济,都是如此。虽然白宫早在今年2月便成立了新冠疫情处理小组,但特朗普似乎更关心的是如何让自己永远处在媒体聚光灯下。他很少参加疫情处理小组的会议,但从新闻发布会到各种媒体见面场合,却极少缺席甚至单枪匹马舌战媒体,竭力营造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形象。

应该说,特朗普这一套在过去很管用。在美国政治不断“极化”的情况下,特朗普通过将治理难题政治化,实际上迫使共和党党人必须在他和民主党对手之间做一选择,进而帮助他渡过一个又一个的政治难关。然而用这种办法去处理新冠危机,却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失败的种子。

5月中旬美国疫情稍有好转,特朗普便急于重启经济,甚至号召支持者去“解放”拒绝这么做的州。结果从6月中旬开始,美国新增确诊病例急剧飙升,范围扩大到几乎每个州。用白宫新冠疫情处理小组协调人伯克医生的话来说,新冠疫情在美国已进入一个新阶段,病毒“急剧扩散”,不仅大城市,郊区和农村亦如此,以至每个人一出行,就得假设你有可能被感染。

疫情恶化直接导致公众对特朗普治疫的负面看法,5月初已有54%的民众认为政府疫情应对不当,6月底疫情再次恶化后,这个数字上升到65%。对政府疫情处理的不满,很快投射到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上,可以说如果11月特朗普败选,大半是拜新冠疫情所赐。

瘟疫时期的大选,从选战的形式到内容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2020年与2016年的另一个不同。

传统上,美国大选的重头戏是两党候选人之间的短兵相接、直接较量。而谋求连任的总统拥有强大的 “执政者优势” the benefit of incumbency,既能以总统身份引导媒体注意焦点和报道节奏,还能通过签署法令、颁布行政命令、宣布人事变动来精准制造话题,彰显政绩,打击对手,巩固票源,而特朗普比以往任何一位总统都更精于此道。至于群众性竞选集会和造势活动,特朗普也玩的得心应手,足以不断激发与会者的支持热度。一般认为,较之民主党的拜登,特朗普在竞选资源、能量和策略上都占有明显优势。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新冠疫情让各种造势活动大为缩水,甚至两党全国提名大会也一个改成网络视频会议 民主党,一个大幅度缩减规模 共和党。本来特朗普打算6月恢复造势活动,没想到民众热情不高,还被批导致病毒扩散,不得不就此刹车。虽说特朗普仍有比拜登多得多的出镜机会,但毕竟无法像在造势大会上那样天马行空,恣意挥洒,并且他只有在很粉丝互动时,才会感觉良好。

多数情况下,特朗普只能采取记者会的方式。记者会不是脱口秀,而特朗普与主流媒体的关系又是出了名的差,面对记者们的严厉诘问,他往往答非所问,谎话连篇,原本能说会道的“强项”反而成了不知所云的“软肋”,不仅无法传递他想要公众接受的信息,反而常常授人以柄,备受攻击和嘲弄。多数选民表示,他们不相信特朗普在新冠疫情等问题上提供的信息。

反观拜登团队,则采取了“收缩”的策略。一般来说,候选人尤其是挑战者,为扩大影响,弥补公共场合曝光率不足的弱点,通常会极力抓住并创造出镜机会,尽可能多地与媒体和选民直接接触。然而,顺应今年大选的不同特点,拜登认真执行“社交疏离”,鲜少出席公开活动,主要通过视频的方式向选民阐述自己的执政理念和政策主张。他虽然因此被嘲讽为“地下室总统候选人”,但依然安之若素,其低调沉稳与特朗普的高调暴躁形成鲜明对比。

目前看来,拜登这一“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策略是成功的 。一方面,拜登知名度高,少一些出镜场合对他损失不大;另一方面,拜登年迈嘴拙, 口误是出了名的,少说少错,让特朗普多说多错,成为媒体的靶子,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说四年前,特朗普团队通过“Let Trump be Trump” 让特朗普成为特朗普自己 的策略,塑造了一个敢说敢作敢当的政治素人形象,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的话,那么四年后,拜登团队采用的则是“Let Trump beat Trump” 让特朗普自己打败自己的策略,而疫情之下的特朗普,在很多时候,的确已经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美国有句政治格言,“当你的对手开枪打自己脚的时候,不要把他的枪夺走”,拜登的“无为而治”恰恰是这个道理。

此外,2020年的拜登与2016年的希拉里,就选举态势而言,也大为不同。较之当年的希拉里,现在拜登支持盘的面更广,幅度更大。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最近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58%拥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个数字在四年前是51%;50%的65岁以上选民支持拜登,而希拉里在这个群体里的支持率只有41%。也就是说,拜登不仅在城市,而且在对选举结果至关重要的郊区和投票率高的退休一族中都取得了优势。拜登挑选黑人女性哈里斯作为竞选搭档,则将进一步提升他在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中的支持度。

同2016年相比,美国社会政治对立进一步加剧,尤其表现在支持或反对特朗普的人群严重固化。民调显示,87%有投票意愿的选民已基本决定把票投给谁,只有13%还在观望。而这13%就是拜登和特朗普在接下来两个多月里要重点争取的对象——他们中大部分是所谓的“独立选民”,既不是民主党人也不是共和党人,他们最终会把票投给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和经济的走向。因此除非这两个因素在选前都根本性好转,否则即使他们中有一半最终投了特朗普的票,也很难改变选举结果。

与此相关的是,2016年约有18%的选民既憎恶希拉里也讨厌特朗普,然而在最后投票时,他们中的47%投了特朗普,只有30%投给希拉里。一般认为,这是希拉里在中西部几个关键摇摆州意外败给特朗普的重要原因之一。2020年的情况完全倒了过来。民调显示,在同样人群中,可能把票投给拜登的占了60%, 而只有10%表示会投特朗普。

最后,对特朗普来说,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时间不够了。尽管美国经济较先前有了一些起色,比如失业率从4月15%的最高点下降到目前的10.2%,新冠疫苗和特效药的研发也有所进展,但要达成足以扭转颓势的“重大突破”,特朗普还需要时间,而76天恐怕是不够了。这也是为什么他最近会流露出想要推迟选举的念头,因为对他而言,时间就是选票。

宝,喜欢(拜登团队敦促联邦批准权力交接 拜登团队敦促权力过渡 特朗普还有戏吗)记得收藏一下,以后访问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