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知识

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约瑟夫拜登对中国的看法 约瑟夫拜登亲华吗

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亲华

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约瑟夫拜登对中国的看法 约瑟夫拜登亲华吗_WWW.XUNWANGBA.COM

约瑟夫拜登“对华三条”政策

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美国多家主流媒体宣布,拜登率先赢得270张以上选举人票。过山车一般的美国总统大选徐徐落下帷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即将成为第46任美国总统。多国领导人在推特上祝贺拜登当选。不出意外的话,2个月后美国将进入拜登时代。

那么,如果美国进入拜登时代,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走向,是会延续特朗普时期的“新冷战”手法还是转向对华缓和?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很多外交政策分析人士对于美国政府政策走向总是用“高度不确定性”加以概括,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会更加稳定和有迹可循吗?

拜登的外交政策关键词是“中产”

如果用一个核心词概括拜登的基本外交政策,那应该是“中产”。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在2020年3/4月号的《外交》杂志上,拜登发表了一篇重量级的竞选文章《拯救特朗普之后的美国外交政策》,明确提出了内政外交的基本政策框架,对内恢复民主,对外实施“中产的外交政策”。

一般而言,重要政界人士在《外交》上刊发的文章预示了执政团队的基本政策。例如, 1947年7月乔治凯南发表于该刊的《苏联行为的根源》一文,就是冷战宣言,建议美国政府以现实主义的姿态遏制苏联。特朗普政府在大选日投票前夕于国务院网站上公布了一份文件,对应的就是这篇当时署名“X”先生的文章。由此可见,凯南这篇文章在美苏冷战中的象征意义和巨大的动员能力。

中国人更为熟悉的可能是1967年10月时任美国副总统尼克松发表在该刊的《越南之后的亚洲》一文。共和党人尼克松在这篇文章中提出了总的对华政策基调——“没有孤立的遏制政策”,并强调让拥有10亿人口的中国隔离于国际社会是一件分外危险的事情,也是不可持续的。

这一政策主张被认为是尼克松打算改变美国对华政策的宣言,后来美国对华关系的发展似乎沿着尼克松的这篇文章基调往前走着,基辛格和尼克松很快于1971年访华,中美于1979年1月正式建交。

拜登的对华政策将与特朗普时期有很大不同

从《外交》在美国对外关系领域的地位以及在重大事件中的作用看,拜登的对华政策也是明了的。

按照拜登在《拯救特朗普之后的美国外交政策》中的说法,拜登政府对华关系的基本主张可以概括为如下3条。第一,美国将与其他西方国家联合起来,凭借占据全球GDP一半以上的分量,塑造从环境到劳动力、贸易、技术以及透明度的规则。第二,美国对华将采取强硬措施,不让中国主导未来的技术和产业发展。第三,美国打算在气候变化、防核扩散和全球卫生安全等“中美利益交汇的问题”上与中国合作。

显然,这一政策主张与特朗普时期的对外政策有很大不同,特别是在第一条和第三条上。预计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将欢迎拜登的这两项主张,即团结起来重塑西方的优势地位,在若干关键问题上和中国合作。第一条预示着美国新政府将恢复多边主义,但对华关系上具有一定的对抗性。第三条即进一步壮大中美利益交汇的领域。

但是,也不能忽视拜登新政府的第二条主张,即阻止中国崛起为技术和产业强国。因而,在评估美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时,既要从双边关系角度衡量,也要从多边角度衡量。

从双边角度看,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有可能比特朗普政府趋于缓和,但同时,也要看到,拜登要比特朗普更加重视盟友的地位和作用,将领导盟友重塑多边领域的国际经贸规则。

8月30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法国演讲时指出:中美之间的分歧或者矛盾,不是权力之争,不是地位之争,也不是社会制度之争,而是坚持多边主义还是单边主义,倡导合作共赢还是零和博弈。这才是目前中美关系面临问题的本质。

9月9日,王毅在出席中国—东盟外长视频会时又重述了上述论断。近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也指出: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构成威胁。在当前复杂多变的时期,上述表述无疑十分重要。

拜登重振中产、打造美国新社会并不容易

在这场备受瞩目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人们看到了一个更加分裂的美国,因而拜登欲通过重振美国中产,打造一个更容易实现“美国梦”的新社会。但是,这一任务非常不容易。

2008年12月,拜登在奥巴马总统竞选成功后担任副总统,当时即表示要重建美国的中产。虽然奥巴马和拜登等人认识到了“美国病”的症结,但是却难以开出良方解决这个难题。

美国中低收入阶层并不认为全球化创造了互利共赢的局面,最终低收入阶层通过选票将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释放了一种闻所未闻的破坏力量。

与特朗普“美国优先”策略最大的不同在于,拜登认为要通过国内重塑民主、对外推进中产外交,重新领导世界。

那么,拜登的这种战略能否成功呢?在很大程度上,这将取决于美国和西方世界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

拜登在《外交》中的文章说,美国约占世界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美国和西方国家经济总量超过全球一半。从数据来看,拜登的撰稿人用了世界银行以及IMF的数据。如果换成美国战略界人士,如已故战略家布热津斯基等人使用的美国农业部数据,那么美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的比重将很快跌破20%。

如果西方世界的经济占比持续下降,那么领导世界是不可能的,重振中产也很渺茫。逻辑是这样的,由于二战后美国和西方占据着全球经济的七成以上,因而成了绝大多数国家的买家。其他国家只能通过卖给美国人东西获得经济增长,美元的地位和价值就突出了。因而,世界领导力的核心在于市场规模的大小。

中美未来竞争取决于中产及市场的规模

中国有14亿人口,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人,是全球最具潜力的大市场。预计未来10年累计商品进口额有望超过22万亿美元。

因而,中美在未来的竞争将取决于谁能够持续壮大中产和扩大市场规模。按照世界银行2020年5月发布的报告,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在2017年已经超过美国。如果按照IMF的数据,那么6年前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拜登新政府如果就位,首先要完成对特朗普政府遗产的清算,那么短期内美国政府还难以制定完善的新政策,能否顺利实施中产外交更是需要时间验证。

拜登在文中还强调:美国要想在未来与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的竞争中取胜,就必须增强其创新优势。回顾美国的历史,美国的创新依赖于两种力量,一是政府,特别是安全领域的持续投入;二是市场的竞争,这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主要力量。

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约瑟夫拜登对中国的看法 约瑟夫拜登亲华吗_WWW.XUNWANGBA.COM

然而,自由主义式的市场力量也是今日美国贫富差距的最主要根源。拜登寄希望于创新,又要减少不平等,在美国现有制度体系下,这两种目标事实上存在着很大的冲突。

还有一项不容易注意到的历史事实是,在冷战开启之前,西方世界的主流国际关系思想其实是建立在中产基础上的自由理想主义。例如,如今被誉为国际关系现实主义理论奠基者的汉斯摩根索,其主要思想就是建立在批判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中产外交的基础上。

70多年后,拜登再度使用“中产外交政策”,是否预示着对权力政治的扬弃,特别是对导致冷战的现实主义的漠视呢?显然,答案不会这么简单。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拜登的外交政策及其对华政策,至少将偏离这几年来甚嚣尘上的“新冷战”政策,进入一个新的轨道。

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CBS的《60分钟》节目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做了一场专访。主持人诺拉奥唐纳追问拜登:“哪个国家是美国最大的威胁?”拜登的回答是“美国最大威胁是俄罗斯,中国是最大竞争对手”。

“从破坏我们的安全与盟友关系来说,目前 最大的威胁是俄罗斯”。拜登紧接着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取决于我们如何处理 中美关系,这将决定中美之间是竞争对手,还是进入涉及军事层面的更严重竞争。”

有美国网友对此称赞道:“他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也有网友认为拜登对国际关系的理解水平远在特朗普之上,称“特朗普无法规划长期战略,而拜登正擅长此术。”

还有网友称,“对美国而言,最大的威胁应该是愚蠢。改变愚蠢,同时不要发起战争,一切就都会好的。”

长安街知事 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事实上,拜登此次言论与他之前强调“要依靠联盟的方式来重塑美国地位 ”的态度基本一致。

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 CNBC指出,比如在新冠疫情的处置上,拜登希望“由美国协调全球对策,而不是让每个国家都自生自灭,或者让中国或俄罗斯领导全球对策,这样才能使所有人受益。”

拜登在《外交事务》上发表的文章《为什么美国要再次领导世界》中称,在亚太地区,他宣称在其治下的美国将会进一步巩固与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的联盟关系,深化从印度到印度尼西亚的伙伴关系,在一个将决定美国未来的地区推进共同的价值观,以此强化与北美和欧洲以外的朋友们的团结。

由此可见,拜登的战略方向是让美国强调传统西方联盟体系的内部团结,通过联盟来塑造整体性的对华战略,统合民主联盟的庞大资源来联合“制华”。

美国《国会山报》注意到,“在这个竞选季,围绕中国的政治热议甚嚣尘上。”大打中国牌是美国历年总统大选绕不过去的环节,即便中国再三反对不愿牵扯进去,总统候选人们也乐此不疲。2020年的总统大选依然延续了这个套路,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涉华问题上只有语言表达的不同,没有实质意义的差别。

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约瑟夫拜登对中国的看法 约瑟夫拜登亲华吗_WWW.XUNWANGBA.COM

此前特朗普也参加了CBS的《60分钟》节目录制。主持人对特朗普提出了相似的问题:“谁是美国外交上最大的对手?” 特朗普当时直接回答“中国”。只是在具体用词上拿捏不准中国到底“是一个对手 adversary, 竞争者 competitor”,还是“在许多方面是敌人 foe”。

对于美国大选中的“中国话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中方对美国的大选不感兴趣,也希望美国在大选中不要拿中国说事。

约瑟夫拜登亲华吗

美国拜登对华态度会更加强硬。

备受世界瞩目的美国大选还剩下不到100天的时间,现任总统特朗普和竞争对手拜登两人从票数上来看,拜登明显占尽优势。作为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大党派的候选人。无论谁当选美国总统,对华态度都始终如一,这是美国多党派人士观点最一致的地方。

自特朗普上台后就制定了一系列“反华政策”,其中包括贸易战和经济制裁等。可以说是在针对中国的道路上从未打算停止脚步。如果下届美国总统由拜登担任,能够改变中美关系吗?两个人作为两个党派的领导,在施政方针上也明显不同,特朗普刚一上台就废除了奥巴马制定的全民医保政策,之后又退出了世卫组织。而对手拜登则承诺如果自己当选会将奥巴马的医改政策改进并继续实施。他还表示如当选总统,第一天就会让美国重新加入世卫组织。

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和拜登就中美关系议题上互相指责,特朗普暗示拜登在当副总统的时候低估了中国的威胁,拜登则称特朗普度化贸易战的“鲁莽”是“出于政治动机。”

拜登在自己的竞选网站上,将崛起的中国和核冲突的风险以及贸易战争并列为“不可避免的挑战”。最大的可能是,拜登将回归亚太地区的再平衡战略,重新建立一个由美国领导的多边政治和经济联盟来压制中国。特朗普作为商人只看重利益,所以对华制裁仅限经济方面。而拜登的手段和态度则会更加强硬。

拜登对中国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据相关媒体报道,拜登在竞选演讲中夸下海口,扬言说,如果他能够当选美国总统,会采取新的经济制裁来压迫中国,甚至扬言宣称中国颁布的新国家安全法,对香港的自由和自治造成了影响,更甚者是将锅甩给特朗普,说是特朗普在任职期间,让中国的权利在特朗普任职期间恶化,批评特朗普抛弃了美国的价值观,拜当这无疑是在刷存在感了。

其实自从我国的新国家安全法颁布之后,有不少的美国政客出来评判,拜登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美国国务卿也声称,美国对香港所有人的安全感到担忧,美国政客的这些主张完全是对中国的污蔑和威胁,这简直就是强盗逻辑,并且美国完全是在干涉中国内政。

而且现在距离美国总统选举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而特朗普和拜登似乎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对华政策来作为自己拉票的一种手段,来凭借这种手段来减轻美国人内心的不满,但是由于这次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使得特朗普的支持率远低于拜登,那么如果是拜登被选上总统的话,他对中国的态度将会怎样呢?

但是根据有关调查显示,似乎拜登对中国的态度要比起特朗普要更狠,所以不要去期待拜登,如果当总统之后会对中国稍显温和,但是中国也是不害怕的,近两年来,中美摩擦不断升级,对两国的经济来说都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拜登以前曾对不神政府的对华政策持有批评的态度,但是如今却为了当选美国总统,扬言要通过强硬手段来制裁中国,这就能看出拜登对中国的态度,也是不太好的,但是还是希望如果拜登能够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的话,能够缓和一下两国之间的关系,毕竟迅速崛起的中国,对于美国来说还是有利的,没有必要害人害己,实现互利共赢才是我们的共同目的。

而特朗普自从任职以来,一直坚持不懈地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并且联合他国来对中国行制裁,使得中美关系变得不断紧张,当然,我们也不期待拜登当选后会对中国企业采取温和的态度,因为毕竟拜登为了成功竞选美国总统会将对中国的强硬态度,这一提议作为有利手段来打击特朗普,而且如今特朗普的支持率也是远远落后于拜登的,带登当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宝,喜欢(约瑟夫拜登对华态度 约瑟夫拜登对中国的看法 约瑟夫拜登亲华吗)记得收藏一下,以后访问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