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知识

美媒:特朗普已永久改变中美关系 拜登登台中美关系走向

特朗普改变中美关系

关系

特朗普改变中美关系

美媒:特朗普已永久改变中美关系 拜登登台中美关系走向_WWW.XUNWANGBA.COM

美媒:特朗普已永久改变中美关系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11月11日发表题为《特朗普输了大选,却在中国问题上赢了——美国与北京关系已经永久改变》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随着当选总统乔拜登准备于明年1月上任,他面临的一个最重要外交政策问题是中国。

如今,世界各国政府将要考虑如何以最佳方式应对拜登执政的4年。与大多数国家相比,中国可能更关注拜登的举动。

特朗普和拜登的对华计划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两人都向选民承诺,他们将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不过拜登说,他将联合美国的盟友行事——这与特朗普的单边主义风格不同。

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是特朗普和拜登竞选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之际尤其如此。特朗普政府已经向北京发起挑战,不过很多人不赞同其手段。

现在在华盛顿,两党存在一个共识:中国是一个需要应对的挑战,也是一个需要利用的机遇。

拜登获胜可能会给美中对抗带来一定程度的稳定,但在可预见的未来,每一位美国总统都不得不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抵制北京。

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中国法律和政治的专家雅克德莱尔说,“建设性接触”的时代已经结束,但“其中只有一部分是特朗普造成的”。德莱尔说:“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政府使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他说:“拜登执政后,美国外交政策回归‘正常’,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挽回的,但自2000年左右以来,世界和美中关系都发生了变化,再也不会全面回到过去。”尽管对特朗普的对华战略存在种种批评,但华盛顿很少有人会说,北京对美国来说不是问题。

拜登如登台,中美关系将如何?

2001年8月,身高一米八的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小约瑟夫拜登访问复旦大学,他在美研中心与复旦师生就中美关系进行了坦诚的讨论与交流。对于当时只有59岁的民主党人拜登而言,他可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19年后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艰难搏弈。一旦胜选,需要由78岁 2020年11月20日78周岁生日的他来回答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

回归理性,回到“前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在国际社会上的“退群”成为家常便饭,中美关系也降至两国建交以来的冰点。因此,拜登如果当选,正式入主白宫以后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的变化备受关注。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表示,拜登如果上任,当务之急是先收拾好特朗普留给他的“烂摊子”——美国国内疫情、分裂的美国社会,并修复和国际盟友的关系。

具体他会怎么做?我们可以从他在2020年3/4月号的《外交》 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发表的署名文章《为什么美国必须再次领导世界?拯救特朗普之后的美国外交政策》 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 Rescuing U.S. Foreign Policy After Trump一探究竟。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发表时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太多关注,因为当时他的胜选概率并不高。毕竟,这不是拜登第一次参选美国总统,前两次都以“惨败”收场。

1987年,频繁参与外交事务的拜登首次竞选总统却出师不利——不仅被曝出在一次演讲中抄袭了当时英国工党领袖尼尔金诺克 Neil Kinnock的部分演讲内容,而且还因夸大自己的特拉华大学本科与锡拉丘兹大学法学院时期的学术履历而陷入舆论漩涡 他的学历在美国政坛实在太普通了。重压之下,45岁的拜登又突发颅内动脉瘤破裂,所幸经抢救后保住了性命,正好借坡下驴,主动退选。

2008年,66岁的拜登再度参加总统竞选。他在民主党初选辩论中表现良好,却因知名度不及希拉里与奥巴马等对手,党内竞选战绩平平,仅在艾奥瓦州党团会议中名列第五。不过,就在拜登退出竞选后的第七个月,奥巴马选择这个稳重的中产人士作为竞选搭档,并在胜选后任命拜登为美国副总统。

由此可见,拜登的政坛秀并不亮眼,大家更多对他的悲情经历 早年丧偶、中年得病、晚年丧子比较同情。

这一次,当78岁的拜登第三次站出来竞选时,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是为了下一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做过渡——如果没有疫情,特朗普连任概率很高。

因此,对于拜登施政纲领的研究也相当匮乏。

美媒:特朗普已永久改变中美关系 拜登登台中美关系走向_WWW.XUNWANGBA.COM

回过头来看他半年前的署名文章,虽然当时可能为了竞选造势而说出一些“出格”的话,但此文或多或少透露出这位资深民主党参议员的内政外交的基本政策框架——与特朗普“美国优先”策略最大的不同在于,拜登认为要通过国内重塑民主、对外推进中产外交,重新领导世界。

在对内恢复民主方面,拜登写道:“我们必须修复和重振我们自己的民主,即使我们加强了与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的联盟 coalition of democracies。美国成为世界进步力量和动员集体行动的能力始于国内。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改造我们的教育系统、改革刑事司法体系、消除不平等和结束大规模的监禁,恢复《选举权法》 Voting Rights Act以确保每个人的诉求都能被听到,并且重拾政府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特朗普时期的美墨边境墙还没造完,拜登可能就要废除了。他在文中表示:“我将立即废除特朗普政府在边境将父母和孩子分开的残酷且愚蠢的政策;结束特朗普的 难民庇护政策;终止旅行禁令;命令对弱势群体的临时保护身份进行审查;以及将我们每年接纳难民的数额设定在125000人,并争取逐年增加这一额度,以使其与我们的责任和价值观相匹配。”

相反于特朗普的“推特治国”和不专业,拜登表示要恢复理性的外交:“若成为总统,我将把外交提升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工具。我将重振被本届政府掏空的外交使团,把美国外交重新交到真正的专业人士手中。”

拜登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退出一个又一个条约,在一个又一个政策上食言,逃避美国的责任,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撒谎,特朗普已经让美国的承诺破产了。”

如何恢复美国的国际信用?拜登给出了他的方案——“若成为总统,我将做的不仅仅是修复对我们而言具有历史意义的伙伴关系,而且将带头为我们今天所处的世界而重新构想这些关系……为了重新获得世界的信任,我们必须证明美国言出必行……美国必须领导世界应对我们所面临的气候变化。”

在核不扩散和核安全问题上,美国也要回到特朗普之前的时代。拜登表示:“若成为总统,我将重申我们对在新时代进行军备控制的承诺……如果伊朗能重新严格地遵守协议,美国将重新加入该协议并利用我们对外交的新承诺来与我们的盟友一起对其进行巩固。”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未必好于特朗普

很多人以为特朗普是美国外交的“底线”,虽然他不断突破底线,但应该没有比他更糟糕了吧?问题是,拜登入主白宫后,对华政策就会好于特朗普吗?

根据《参考消息》的报道,日前受访的美国学者普遍认为,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在对华经贸、外交和安全政策上都会更强调盟友、规则和价值观因素,并且将解决国内问题、重塑美国声誉和实力作为对华政策的基石。

一方面,拜登比特朗普更了解中国。

1979年,37岁的拜登随美国参议员代表团访华。他是对华接触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他支持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他也致力于一个中国政策,支持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采取“战略模糊”政策。

2001年,拜登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质疑时任总统小布什有关“美国对保护台湾负有义务”的表态,他还曾表示若因“台独”而引发台海军事冲突,美国不应出手干预。也在这一年,他作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访华,和复旦师生进行了交流。

作为副总统,拜登曾于2011年和2013年两度访华,并在期间表示“一个崛起的中国对美国和整个世界都具有积极意义”“美中关系将影响21世纪的进程”。拜登还多次表示他与中国领导人有过累计25小时的会谈时长。

2019年5月,拜登曾在竞选活动中说中国忙于处理国内和周边外交问题,称中国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此番言论使其在美国国内遭到缺乏了解当前中国的质疑,并被共和党利用作为批评拜登对华软弱的表现。

在《外交》杂志上,拜登表示,美国会与中国在如气候变化、防扩散和全球卫生安全等拥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寻求合作。

今年10月25日,拜登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采访时明确了他对中国的定位。拜登说,俄罗斯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威胁,中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而如何处理中美关系将决定两国是成为竞争对手,还是最终发展成为一种涉及武力的更为严重的竞争关系。在中美安全竞争上,拜登提出要增加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存在,向美国地区盟友重申安全承诺。

另一方面,和特朗普的富人出身不同,拜登的中产阶级属性也让他特别在乎美国中产积极的整体利益。拜登奉行的美国中产阶级价值观,也让他对中国颇有微辞。

在《外交》杂志上的那篇文章,拜登代表广大的美国中产阶级,多次提到中国。他表示:“我领导的政府将为美国人民在全球经济中取得成功提供条件——为中产阶级制定外交政策。为了在未来的竞争中战胜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美国必须增强其创新优势,团结世界各地民主国家的经济力量,以对抗经济手段的滥用和减少不平等。”

拜登还表示,针对中产阶级的外交政策也将致力于确保国际经济规则不会对美国不利,因为当美国的企业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中竞争时,它们就会赢。问题是,管理贸易的规则是谁制定的?谁来确保这些规则能保护工人、环境、透明度和中产阶级的收入?拜登给出答案:“应该由美国——而不是中国——来领导这些规则的制定。”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克雷格艾伦近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说,与中国的地缘政治竞争、对中国技术政策的应对,将会是拜登政府延续的政策方向。在国际贸易规则方面,他认为拜登政府将会是一个改革WTO、使其适应全球化新变化的机会。

艾伦认为,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目前执行良好,拜登政府上台后,他将继续关注协议执行,同时也希望双方能继续进行下一阶段协议的谈判,在双边、多边框架下继续探讨一些中美经贸关系的结构性问题。他认为拜登政府将有望在这一领域有延续性。对于已加征的关税,艾伦指出,拜登政府内部也尚未达成一致,将有机会对此进行重新审视。

除加强与盟友合作外,拜登提出美国应首先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要与中国展开竞争,美国应加大对科研、尖端基础设施的投入,培养现代劳动力。他还承诺增加4000亿美元联邦采购支出用于购买美国制造的产品,强化“买美国货”政策,促进钢铁、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发展,并降低关键医疗产品对外依赖。

艾伦还认为,参议院的选举结果也将影响拜登政府的经贸政策。同时他指出,白宫与国会的关系也非常重要,拜登在国会几十年的经验和人脉积累将有利于他与国会建立顺畅的工作关系。商务部长、财政部长、美国贸易代表等内阁成员人选的出炉,也会透露更多经贸政策方向。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张国庆表示,纵观21世纪以来的美国总统,小布什时期,中美关系其实还算不错。拜登上台以后,可能是比特朗普谦逊有礼,但对华政策很难有根本改观。“如果明年美国可以控制住疫情或者出现疫苗,拜登把国内的事务都搞定,他也许可以把工作重心放在外交上,而对华关系就是重中之重。”想要夺回世界领导权的美国,仍然把中国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在沈逸看来,拜登身上没有任何让人惊讶的地方,包括他的政策也是。所以,拜登应该会延续民主党政府的对华政策。

总体而言,中美关系的症结,不在中国而在美国。如果美国政府愿意尝试改善,也许拜登可以为自己多留一些政治遗产。希望这一次的拜登,没有白等!

美媒:特朗普已永久改变中美关系 拜登登台中美关系走向_WWW.XUNWANGBA.COM

拜登政府会坚持“对华接触”还是“中美脱钩”?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上台可能会为中美关系带来一个“喘息期”。

他认为,目前中美的摩擦和对立已遍及所有领域,并处在“快速恶性循环”的轨道上,整体表现为三个特征:战略互信的摧毁,高层政治互动几乎停摆,没有任何实质合作。拜登上台,至少中美可在后两方面有所突破。

“预计中美会在疫苗、抗疫、气候变化等领域恢复较为务实的建设性合作,一些此前停摆的对话和联络机制也有望恢复。但战略互信的重建,却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信强分析称。

不过,总统的更换或许不会改变华盛顿对华政策的总体方向。“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国与中国的关系都将或多或少维持现状”,美国CNBC近日援引白宫前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威廉姆斯的话这样预测称。

“对中国强硬是使美国这个两极分化的国家团结起来的原因。我们在政治上是两极化的,但在中国问题上,我们不存在两极化”,威廉姆斯说,但与特朗普不同的是,拜登的政策可能更稳健,更具可预测性。“你不会在半夜发推文宣布关税之类的事情,但总体轨迹将大致相同。”

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政治系主任达巍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拜登的对华政策不会简单地回到2016年“奥巴马时代”,因为过去四年间,中美关系和世界都已发生巨大改变,两国精英和民众对对方的看法也几乎彻底重塑。

“拜登对中国政策的调整,势必将建立在特朗普时代的基础之上——事实上,对华政策的彻底改变,可能正是特朗普政府留给美国最大的政治遗产。”达巍认为。

他表示,“对华接触政策”需要调整已渐成美国朝野的共识,拜登上台也难改两国走向竞争与对抗的大趋势,问题是他将出台怎样的替代性政策框架尚不清楚。“不过,竞争并不意味着脱钩。我不认为拜登政府会赞成对华全面脱钩战略。”

贸易战是否还会继续?对华关税会取消么?

据CNBC报道,瑞士隆奥银行分析师的报告认为,拜登的胜利可以减少一些交易的不确定性。“拜登或将对双边贸易采取更加理性的态度,即使在其他领域内,他的团队可能表现出和特朗普政府一样的对华鹰派态度。”不过,该银行的分析师们称,他们并未假定拜登会自动降低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信强预测,两国政府或将首先重新评估此前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协议部分内容不排除因现实情况变化进行调整,进而再在第一阶段协议的基础上继续谈判。“从美国的角度来说,特朗普加征的关税其实是拜登继续谈判的‘好筹码’,他不大可能会主动取消。”

他同时指出,民主党背后有劳工群体存在,一直比共和党相对更倾向贸易保护主义,实际上,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是共和党中的“另类”。因此,信强预测,在日用品等美国老百姓受损失较大的领域,对华关税或许先有放松,但其他领域则需要更艰难和长期的谈判。

路透社10月的一篇独家报道曾援引拜登两名高级顾问的话称,拜登若当选,在对华关税作出决定前,将先与美国主要盟友磋商,以寻求“集体影响力”来应对中国。两名顾问称,这么做是为避免重复特朗普“美国优先”议程的错误,该议程曾惹恼多个美国关键盟友。另据《华盛顿邮报》更早前援引拜登助手的话称,他将“重新评估对华关税”,但尚未就此作出最终决定。

另一个在贸易领域被广泛关注的问题是,拜登领导下的美国是否有可能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 TPP?TPP是奥巴马主政时期的经贸主张,普遍认为对中国将造成巨大压力,然而该协定却一直未获美国会批准通过。特朗普上任后,于2017年正式宣布退出TPP,剩下11国在2018年3月另行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议” CPTPP。

对此,达巍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有重返CPTPP的可能性,但难度很大,该协定在国会或将面临两党反对,因加入自由贸易安排在美国社会已日益“政治不正确”。此外,重返CPTPP还需和现有成员国谈判,技术上需要时间。

中美在台湾海峡“擦枪走火”的危险上升还是下降?

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孙太一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希望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白宫和参众两院的共同立场。

不过,拜登的外交顾问、未来拜登政府中国务卿一职的有力竞逐者安东尼布林肯今年5月曾对媒体称,他将采取一种“平衡战略”来处理两岸关系。这种策略不会像特朗普所追求的那样“亲台湾”,但有助于在台湾海峡营造更安全稳定的环境。他称美国不会试图通过越过“红线”来挑衅中国,这可反过来减少北京军事打击台湾的可能性。

“特朗普在对台政策上的‘好处’是:他不会为台湾冒与中国开战的风险。但是,他做事莽撞,对台湾问题的敏感性缺乏认识,有引发意外风险的可能。”信强认为,拜登在台湾事务上料会更谨慎克制,尽管对台军售和支持台湾有更大国际空间的努力还会继续,但他对这一问题的危险性和“红线”有清晰认知,两国在台湾海峡“擦枪走火”的概率会降低。

信强预料,拜登政府不会太超出美国对台传统政策范围,在其任期内推动对台“战略清晰化”的可能性很小。

对华为、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会松动还是加剧?

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ORF6日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认为,如果拜登选前的政治言论转化为选后对中国科技的实际行动,那美国与中国的科技脱钩将会加剧。

该评论称,拜登曾公开明确在该领域表达过对中国的不满,称“中国政府和其他由国家主导的行为体正在攻击美国的创造力”,并称会对中国企业实施新的制裁。他还曾表态称,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是“凌乱而无效的”,而他将采取“协调并有效的策略”。

达巍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在关键核心科技领域对中国的打压不会放松,但“脱钩”的范围有望缩小,因为特朗普现在将“国家安全”和“科技竞争”的范围设置的过于广大,且不切实际。

“比如对TikTok和Wechat这种没有不可调和矛盾的企业,禁令有可能取消。但华为在很多领域都牵涉到中美间无法调和的核心竞争,情况就要更复杂。我预计美国在对华为的芯片出售上会有一定松动,但在5G建设领域的政策,恐怕很难有所改变。”他对《环球时报》称。

而信强则认为,在一些非关键技术领域,拜登不会像特朗普一样“死缠烂打”,但在航空航天、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等核心领域,拜登和特朗普不会有本质区别。“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的部分脱钩,已是必然”。

美媒:特朗普已永久改变中美关系 拜登登台中美关系走向_WWW.XUNWANGBA.COM

拜登会继续出台更多对港制裁措施吗?

“特朗普此前制裁香港官员、终止香港特殊贸易地位的举措不太可能被撤销,即使拜登当选总统。”香港《南华早报》6日援引观察人士的话称,拜登预计将继续在技术、经济等领域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但他不太可能把香港当作“棋子”,而更倾向于在中美争斗中回归传统外交。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在特朗普现有的制裁措施上“没有太多回旋余地”,但他不认为拜登会在现有措施基础上对香港采取进一步行动。

《南华早报》援引国际关系分析师袁弥昌的话称,黎智英旗下的《苹果日报》与一则诋毁拜登的阴谋论有关的事情,可能会降低拜登未来支持香港抗议活动的可能性,但这并不代表拜登会对中国“更软”。而来自香港城市大学的让-皮埃尔卡贝斯坦教授则认为,对于拜登而言,最大困难在于能否找到“既能对香港和北京施压、又能保护不愿意离开中国的美国企业利益的策略”。

未来70天权力过渡期,美国是否会出现对华政策“最后的疯狂”?

从此刻到明年1月20日新总统就职还有70余天,在此期间,中美关系将面临哪些风险?此前有分析认为,如若特朗普败选,不排除他会在对华关系上表现出“最后的疯狂”。

达巍对《环球时报》表示,从逻辑上来说,特朗普会利用在任上的最后两个月,固化自己任期内的各项政策,防止未来其被拜登政府逆转,其中也包括对华政策,因此蓬佩奥等官员很可能将利用这段“最后的机会”继续破坏中美关系。

《南华早报》7日分析认为,在1月份的就职典礼之前,中美在台湾、南海等问题上的紧张局势可能加剧,特朗普政府或将继续其在政治、经济和外交上与中国对抗的努力。不过,如特朗普将注意力紧密放在美国内的选举斗争和法律诉讼上,则会降低发生重大危机的风险。

对于这一局面,中国将如何应对?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近期对美外交风格已十分清晰,即“不与美走向全面对抗,但施压一定会迎来反制”。他表示,中国此前对美制裁的几轮反制措施已释出明确信号:中国会依照自己的利益和节奏决定对美政策,而不会因美国内议程而改变。

宝,喜欢(美媒:特朗普已永久改变中美关系 拜登登台中美关系走向)记得收藏一下,以后访问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