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知识

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特朗普可以拒绝交权吗

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不走

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特朗普可以拒绝交权吗_WWW.XUNWANGBA.COM

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在特朗普拒绝“认输”的情况下,目前美国舆论的焦点转向了总统权力的过渡。美媒最为关注的,不外乎在于接下来充满着不确定性的70天里,特朗普能否依靠法律诉讼完成“翻盘”、选举人投票日会否出现转机,以及最终特朗普是否会阻挠总统权力过渡的和平进行。

日前,美国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公开表示,将会确保“与第二届特朗普政府的权力交接顺利进行”。在诉讼和失信选举人都无法改变大选日结果的情况下,特朗普有可能拒绝移交总统权力吗?

虽然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但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美国宪法第20条修正案,在选举人团进行投票后,特朗普的任期将正式于2021年1月20日中午结束,届时,拜登将自动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

虽然正如拜登10日发表的声明一样,“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美国总统权力的过渡”,但事实证明,有很多事情可以让这件事变得非常麻烦。

首先,2017年受特朗普任命为联邦总务署 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下称GSA 署长的艾米丽墨菲 Emily W Murphy成为了站在拜登与白宫之间的鸿沟。根据美国《总统过渡法》规定,在总统大选后,GSA署长需确认大选有“清晰胜出的候选总统”并签署信函,白宫才能正式开始进行总统权力过渡的相关事务。

虽然GSA是一个无党派组织,但墨菲已于9日明确表示,由于总统特朗普目前仍在对投票结果进行法律诉讼,“候选总统仍未清晰,因此GSA还不能作出相关宣布”。据美媒报道,拜登团队需要获得墨菲的点头,才能获得990万美元拨给候选总统用以开启工作的联邦资金,并得到进入政府大楼使用办公空间和设备的授权。当地时间10日,拜登团队宣布正在考虑向GSA正式提起诉讼。

除此之外,据CNN报道,美国国务院消息人士称,国务院已截留大量外国领导人发送给拜登的消息,迫使拜登使用私人途径与外国政府进行通话。

还有美媒报道称,依照传统,获胜的总统候选人应在胜选后开始阅览由CIA制作的高度机密的总统每日简报,以便其熟悉国家安全等重要事项,但特朗普政府目前仍未将简报送给拜登。

总的来说,虽然特朗普是否认输并不能左右拜登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的事实,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特朗普一天不发表败选演讲,分歧和不确定事件就会一直发生。从特朗普转到拜登的总统权力过渡是必然的,但与此同时,麻烦,似乎也是必然的。

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特朗普可以拒绝交权吗_WWW.XUNWANGBA.COM

美国大选结果还会变吗?

由于美国的总统大选并非直接选举而是委任直选的制度,所以普选日的结果在狭义上的确还不是大选的最终结果。

按照美国宪法规定,美国总统竞选的规则是:各州在总统大选日进行普选之后,由赢得各州大多数选票的总统候选人的所属党派指派一定数量的“选举人”,在12月14日各州首府集会上投票选出总统和副总统 如美国宪法规定得克萨斯州有38张选举人票,在普选中赢得得州大多数票的特朗普所属共和党则可指派38名选举人代表得州投票,最终在总538票选举人票中获得超过270票的候选人获胜。

而这其中存在的变数,就是所谓“失信选举人”,即在首府集会上没有将票投给自己宣誓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的选举人。失信选举人“改票”通常是为了作出政治声明或是其他个人原因。

在历届大选中,仅出现过一名失信选举人在1768年将票投给了竞争党派的候选人的情况。1968年,一名北卡罗来纳州的失信选举人没有投票给尼克松,而是将票投给了独立党的华莱士,但在事后特别声明他这么做是因为知道自己改票并不会改变大选结果。

在2016年希拉里对特朗普的大选中,有450万不满选举结果的美国民众签署了让选举人“摸着良心投票”的请愿书,最终有10名失信选举人将选举人票投给了既不是希拉里也不是特朗普的其他候选人。

但是,虽然在美国大选历史上曾有过共165名失信选举人,这些选举人最终的投票从未改变过大选的结果。

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特朗普可以拒绝交权吗_WWW.XUNWANGBA.COM

特朗普团队发起诉讼

在大选日结束后,特朗普团队马不停蹄地在好几个州提起了选举舞弊的诉讼,试图申请不将邮寄投票计入票数或是重新计票。特朗普本人也在推特上频频转发自称是“选举舞弊吹哨人”的相关推文,并不停称民主党以舞弊的形式“偷了这次大选”。

数以万计的特朗普支持者在过去一周积极捐款,以支持其团队在佐治亚、亚利桑那、内华达和密歇根等州进行法律诉讼。光是在宾夕法尼亚一个州,特朗普支持者就提起了共15起诉讼案。

然而,这些诉讼进行得并不顺利,目前还没有一个法官认为有任何证据支持特朗普的选举舞弊说。据美媒报道,司法部前检察官及法学教授贾斯汀莱维特 Justin Levitt研究了2000年至2016年间大选所投出的10亿余张选票,在其中仅发现了31件可信的选举舞弊指控。莱维特认为,美国大选中的舞弊行为有但极为罕见,今年的大选也不例外。

如果选举舞弊说并不成立,特朗普支持者能抓住的最后稻草,或许就是宾夕法尼亚州和佐治亚州将进行重新计票的消息。不少特朗普支持者认为只要像2000年小布什对戈尔那次大选一样,就重新计票诉求告上联邦最高法院,在法庭占6∶3多数优势的共和党派大法官就会帮助特朗普翻盘赢得大选。

但连在2000年担任小布什律师的巴里理查德 Barry Richard都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说道,“现在和20年前的情况没有可比性”“我已经阅读过 今年的所有诉讼文件,其中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

总而言之,无论是选举舞弊说还是重新计票,都不太可能改变目前的大选日选举结果。

宝,喜欢(特朗普可以赖在白宫不走吗 特朗普可以拒绝交权吗)记得收藏一下,以后访问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