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知识

三国杀中,曾经我玩桌游的样子

三国杀中,曾经我玩桌游的样子

三国杀

三国杀中,曾经我玩桌游的样子

开始玩三国杀,还得从我们中午的一次吃饭说起,当时我们本来要去老地方恰午饭,然后我提议去别的地方吃,然后就随便进了家离学校近的店。

当时店里有n多副三国杀,有封面是马超的界限突破的那个盒子,还有一个封面是曹操的大脸的盒子。正好等上菜无聊,就拿牌起来打。

当时我们人很多,凑军八还有多余的人要旁观。我记得当时我们不理解规则,出现了很多搞笑的规则,弃牌阶段无限弃牌,摸牌阶段没牌摸4张,加一马减一马效果互换,闪电放了回合结束马上判定,闪电移动顺序自己定。还有下面写了ex的牌弃置可以摸3(不知道哪个憨批说的)

武将上:我记得最清楚的是,界黄盖掉血摸3,界马超铁骑效果延续到他的回合开始(没看懂技能),界周瑜二技能强制掉血(这个贼nm坑我)。还有很多我们玩出来的bug,但是真的太久了,记不起来了。

然后我们还有面杀玩家的特权:手强人均周瑜或李丰,死后自带全牌堆观星,手贱自带过论,手贼自带没条件的固政,忽悠人自带克己,手快自带改判,改判可为牌堆顶,弃牌堆,或自己的手牌。还有自带华佗凭空回血。

还有特殊触发效果,去上厕所的人自带被观看身份和手牌。死亡的人自带物理输出进行战斗。

这个物理输出啊,比啥技能都好用,现在我死了,进行物理输出对对方进行攻击(滑稽)

还有止息神技,当饭上来的时候,人均被止息。放下牌开始恰饭,但是人太多,桌子都是牌,有些人还得放腿上恰饭。

要是玩的不开心,可以发动夺食,悄悄的顺走别人碗里的一块肉。(上次我就拿一个牙签肉被他追了一条街,然后我边跑忘记吃了,还被他拿回去吃了,淦。)

打了几年牌,虽然牌序没学到什么,但是面杀玩家转网杀装身份的实力,能吊打一圈子。当年我们最会的就是装身份,一开始我们只是看谁不爽打谁,后来慢慢练到完美骗过其它人,然后关键时刻捅死敌人,就拿我记得比较清楚的一局,我玩张梁(老的),当时大家一直瞎发牌,身份打得很乱,当时还有一个反贼,我一直认是忠,我35方的时候,他一波带走我。(老的36方直接赢)

当年我们和一些武将的渊源。

华雄:这事还得从3年前我初一的时候说起,当时我们都玩标准包,我们看华雄特别废物,没人愿意选,我当时是里面玩的最久的,我每次看他们选完将把华雄扔了,我都很嚣张的说,我来教你们玩华雄。不强是你们不会。虽然玩华雄你再厉害,他也是废物。但是我当时就是想的这么简单,我就是要用最嚣张的语气玩最弱的将来装B。然后我选华雄的概率就极高了的,大部分摸牌白玩起来全靠基础牌序和运气。然鹅我们当时只在乎中午吃饭时能不能玩把三国杀消遣,牌序是什么,不知道。我记得当时我们是有标包的最初版本的界限突破,风林的神将,火山的部分武将,其它都没有。为什么只有部分,这个我也不知道,买的武将包是盗版的,鱼龙混杂的,偶尔还会出现其他将包的,什么一将成名的那些都有混进去,绝了。到了2018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换好的将包了,华雄再也没人用了,哎。

(当年我最经典的位置,躺在里排里面的沙发,看着电视,然后直接把华雄从背面翻起来拍在桌上,来,我教你们玩华雄。怀念哪,当时我一个人拉动半个班玩三国杀,最后只剩两个人愿意陪我继续玩下去了,最后一次聚集8个人玩军八,还是九年级上册的期末考,当时是我们在餐厅正好难得的有这么多人。从最初的,连位置都不够,到后来,8人场变成了567人场,从前来晚只能旁观的人,再也没有了,后来,只有我们四个拿着三国杀去玩,再后来,我们有聚拢了,又回复了点当年的气势,好几个人玩军八,到了最后,只剩我们3个人,玩着最新的全武将,但缺失去了点什么,卡牌不一定要好,重要的是人)

小乔and张角:这个不用我说吧,当年的神,杀我不强吗?嘴牌驱动者张角和小乔,现在虽然是个白板了,但是以前不会玩的时候,打张角和小乔都是强莽的,这就导致了我们认为他们强的一比,完全就是失衡的强将(实际贼垃圾),基本上遇到必选(实际选到输一半)。不过换现在来打,不把他们头都打穿。上次我和我别人玩,他思想留在那个时代,说选个小乔锤爆我,我当场选个许攸把他头打爆。哦对了,他们现在还有个好处,就是皮肤好看。这个组合是真的厉害,当时这两个无论怎么换将包,依旧不改心中的地位。后来我记得张角因为换武将包很少玩了,小乔还经常上战场就是了。

夏侯渊:老夏侯渊当时我本命武将,我当时觉得他的机制实在太厉害了,一直杀一直杀,神速的攻势是真滴猛,虽然夏侯渊被加强到可以杀三次了,但是还是死在了版本的潮流中。这个没啥历史渊源了,纯粹我个人特别喜欢。

兀突骨:拿到这个武将我记得是2018的时候我们在吃晚饭时,新买的一副三国杀里面的,然后当时我们的牌,用的是标准的牌,意思就是没有火杀这种东西,我们用的将是我们买的,然后手牌是当时我们吃饭的店里面卡,因为我们不想自己洗牌,所以就拿店里面的手牌来玩。我的快乐之路就来了,那天我们5个人,3个打我一个,打到快上课我还有10滴血,还有个是我们随便抓来凑数的,基本上全程划水。那把打完,由于之前我们集火一个必死的,包括华雄都难顶,我当时觉得,兀突骨tmd神将呀。而且还有悍勇,一个人打残了全场。很可惜打完那把他们直接撕武将(左慈也是这样没的,虽然不是我买的,他们的牌他们自己做主)

界马超:当时,张角小乔界赵云横行,人均摸牌白马超就很强了,当然现在马超我都不屑于把他视为一个菜刀将,因为太弱了。但是当年,你想要好好游戏,就得看马超的脸色,要不然头都给你锤爆,尤其是当时我们很喜欢玩卖血将。哦对了,这还真不是玩梗说马超强,当时唯一有大过牌的标孙权,我们完全不喜欢用,界马超的强度是铁打的强度。

界赵云:我们玩界赵云的传奇太多了,赵云一个打5个见过没?赵云只身打4反见过没?怎么集火赵云就是不死,这就是当时界赵云在我们那里的强度,我上面说了,我们将包是很多的,我们手牌也是很多的,而且我们是混起来的,所以基本牌会很多,当时赵云要多强有多强。

我拿我的辉煌战绩来说,当时我单挑,我一个将都没换,直接赵云杀到底。他换了6个将,我打6个,最后我4血满装备,打爆6个,就是这么强。我打死一个直接回合且他ak黄盖都杀不死我。

当时还有我拿着一个民间拓展包的防具,忠死光的情况下,我那叫一个强,打爆了所有反贼(那个防具是别人对你用牌,你可以展示牌,没有相同类别的无效掉),基本杀不进来,锦囊我一个都不留。

现在赵云太盾了,我觉得,我除了sp云是真的体会到了,冲敌破阵,能进能退的感觉,因为进攻和防御的表现是真的强(但还是摸牌白),神赵更让人有绝境再生的感觉,还是盾。

界陆逊:我对这个武将是特别喜欢又特别讨厌的,一开始,我不理解什么是至多x,我以为是一定要给x人发牌,我一眼看去说,这什么垃圾武将,强制发那么多牌。后来我看懂了,当时我陆逊是,被牌指定为单一目标就谦逊,那叫一个强,赵云的光辉再现,一打2轻轻松松,那叫一个抽刀断水水更流,连营复连营,无敌。直到现在,我虽然不玩陆逊了,但是我依旧还记得,那个一杀2的陆神,陆逊,是失去的赵云再现(我们的标包没了后,那副牌没界赵云了)

马岱:这个将的来源就比较迷惑了,当时我tm是捡的你敢信?我当时地上捡的看插画因为是盗版的界马超,就当马超玩了,玩了几分钟仔细看了下技能,发现不对劲,我去tmd还有掉体力上限这么厉害东西?然后那把,所有人对我唯唯诺诺,还有个被我砍到一上限的,一开始疯狂嘲讽,被我打到低声下气的。

这才是菜刀的神,这才叫打到别人一点脾气都没有,这才叫打到别人直接臣服。

我记得我当时还以为是盗版卡,然后回家去查了下,还真tm有,我当时是完全不敢信这种将居然不是盗版的。那张卡最后我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玩马岱的时候,打到所有人没一个敢和我叫嚣的,没一个敢对我使用任何一张对我不利的牌,这和什么丈八刘焉,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当时那个马岱是打到我同学他们完全没脾气。刘焉这种将已经不配有这种威慑力了。

诸葛诞:这个牌是一个盗版盒子里变成来的,画风和我们当时所有武将均不同,我们当时看,这个一直加血量上限一直以为是盗版的,后来被撕,这个卡我记得我们玩的时候是在外面的桌子,卡还被风吹走了,当时来晚了没位置了。那时候诸葛诞我们直接没看到觉醒技和获得的那个技能,就看到一技能就说很强,然后第二把我拿过来认真看了次技能,发现这将是有觉醒拿崩坏的,那个掉体力摸牌被我直接忽视了,但依旧不妨碍下一局这个将依旧是神仙强度。高血量谁不喜欢呢。

吕蒙:这将是我当时贼爱玩的一个将,18的那时候我当时要看番剧,出牌就很慢,牌局也没怎么看,诶,吕蒙就是一个好玩意,时不时表演一次装备秀,把所有装备上一遍,看谁不爽直接打死,前期没人打,后期打不过。吕蒙真强(滑稽)

sp袁术,这个将嘛,来得太晚了,是我19年,没错就是疫情快来打时候玩到,是OL的那个,打斗地主那就一个猛,一回合五张牌。(当时只剩我们三了)

几年后我在看到这些,可能还会感慨一句,倒闭的油卡,是我中学的回忆呀

三国杀中,曾经我玩桌游的样子_WWW.XUNWANGBA.COM

以上就是(三国杀中,曾经我玩桌游的样子)全部内容,收藏起来下次访问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