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知识

特朗普宣称美国大选“被操纵” 特朗普还能翻盘吗

特朗普:美国大选“被操纵”

美国

特朗普:美国大选“被操纵”

特朗普宣称美国大选“被操纵” 特朗普还能翻盘吗_WWW.XUNWANGBA.COM

特朗普宣称美国大选“被操纵”

当地时间10日晚,现任美国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推特上转发了多条消息,包括美国邮政局检举者Richard Hopkins发布的视频,Federalist网站发表的有关费城选举舞弊情况的文章,以及有关奥巴马政府对特朗普的非法间谍和泄密行动等。

特朗普在转发推文时称,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揭发这场“被操纵的选举” rigged election,检举者是勇敢的爱国者。他还写道,“人们不会接受这场被操纵的选举!”

“我们赢了”特朗普支持者在多州议会大厦外聚集,声称选举被操纵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8日报道,周六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首府,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聚集到一起抗议选举结果。宾州是让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锁定胜局的地方。特朗普的支持者们聚集在这里,打着“停止偷窃”的标语,他们指控选举结果“被窃取了”。

特朗普的一名支持者称,她看到了太多的“证据”,表明选举被操纵了,她会支持全部重新投票。她说,“当你看到有人拿着成袋的支持特朗普的选票,但把它们烧掉的视频片段时,这就是问题。”

不过CNN称,她所说的这个证明“美国选举被操纵”的视频并不真实。这段视频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流传了好几天,甚至还被总统的儿子埃里克特朗普转发,但视频并没有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显示支持特朗普的选票被烧掉了。CNN指出,弗吉尼亚州的选举官员解释说,在视频中看到的是样本选票。这些天来,官员们一直在试图纠正这个像病毒一样传播的错误信息。弗吉尼亚比奇市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请注意,视频中出现的是样本选票,而不是正式选票,因为它们没有正式选票上的条形码。”

报道称,特朗普的支持者以这种方式引述错误信息并不是第一次。

除了宾州,在CNN和其他美媒7日宣布拜登胜选后,特朗普的支持者聚集在美国多州的州议会大厦外。在密歇根州兰辛的州议会大厦外,特朗普的几百名支持者挥舞着写有“还没有结束”的标语,并高喊“我们赢了!”而拜登的支持者则站在他们身边,呼吁对方接受选举结果。美国俄勒冈州塞勒姆的州议会大厦外也有数百名抗议者聚集,挥舞着美国国旗、支持特朗普以及质疑选举结果的标语旗帜。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萨克拉门托市,特朗普的支持者和拜登的支持者在城市街道上发生了冲突。双方拳打脚踢,但没有人受伤严重。在位于密歇根州首府兰辛的州议会大厦台阶上,大约500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控选举被操纵,致使结果有利于拜登。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州议会大厦外也有数百名特朗普的支持者聚集,举着“停止偷窃 选举结果”的标语。

在纽约州奥尔巴尼的州议会大厦外,特朗普的支持者举着美国国旗和标语,上面写着“停止偷窃”。在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市的州议会大厦外,抗议者举着“制止选举舞弊”的标语游行。

特朗普宣称美国大选“被操纵” 特朗普还能翻盘吗_WWW.XUNWANGBA.COM

报道指出,几个月来,特朗普一直质疑邮寄选票占比较大的选举的公正性。他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选举被操纵了。但是美国选举专家表示,花时间计票并非不当行为的表现。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专家一致认为,选举欺诈是犯罪行为,在美国极其罕见,几乎不可能影响总统选举结果。

特朗普:选票腐败将被揭露

目前特朗普仍然拒绝认输。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发推预告称,“选票腐败将于今晚9时 北京时间11日上午10时在福克斯的肖恩汉尼提节目 即‘肖恩汉尼提秀’中被揭露”。

11月9日是特朗普宣布正式发起“竞选法律战”的日子,据媒体报道,除了准备法律诉讼,他还将发起一系列集会,可能会展示“在选举中一些投票者的讣告”,以证明“自己的第二任期正在被窃取”。

而另一边,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当地时间10日在被问及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结果时,他表示,“非常坦率地说,我认为这很令人尴尬”。

不过,美媒普遍不看好特朗普能打赢官司,甚至共和党内部对此事的观点也是公开分裂的。

特朗普想要起诉大选结果?美选举专家:时间上是巨大挑战

“9日见。”上周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谈到大选结果时仍然“不认输”,他表示他的竞选团队在本周将有更多的行动。

如外界预期,这些更多的行动是指,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对更多的州提出了选举有关的法律指控。

10日下午,特朗普竞选团队宣布对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提出新一轮的法律诉讼,指控这两个州存在选举欺诈和管理不善的状况,影响了在摇摆州的选举结果。

根据美国媒体的统计,目前特朗普竞选已经在5个州提出了类似的诉讼。

特朗普的胜算有多大?

不接受拜登胜选,决心通过法律程序扭转大选结果,对于特朗普而言,胜算有多少?美国各界在这个问题上分成了两派:特朗普粉丝支持他抗争到底,这些人认为他仍有获胜的可能;反对特朗普的人则认为,他几乎没有胜算。

维吉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海勒曼 Deborah Hellman以特朗普竞选所起诉的宾夕法尼亚州为例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

特朗普竞选要求最高法院不计入那些在11月3日后抵达的选票。但是,根据该州司法部长办公室发言人的说法,在全州的67个县中,仅有4个县存在“延时到达”的选票,初步的统计数字是7800人。到9日晚,拜登领先特朗普的选票已超过4.5万张。

“如果这些选票不足以改变大选的结果,那么他 特朗普的指责就站不住脚。” 海勒曼教授表示。

更有选举法律专家表示,在某一个州进行选举相关的调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不确定特朗普和他的竞选团队是否还有足够的时间。

“如果特朗普需要扭转的不只是一个州的时候,想通过法律程序去改变大选结果就会变得越来越难。”俄亥俄州立大学法学院教授、美国选举法专家休夫纳 Steven Huefner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一个州提出法律上的挑战会面临漫长的调查过程,‘选举欺诈’要证实起来也很难。现在的问题是,他所需要的是对3~4个州提出法律上的挑战,并且还要全部取得成功。” 休夫纳表示,“这在时间上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拜登团队也准备起诉

美媒当地时间9日披露,特朗普政府总务管理局 GSA局长墨菲 Emily Murphy当天拒绝签署一封批准权力交接的信,这也意味着,拜登团队的过渡程序程序尚未开始。GSA的发言人表示,墨菲正在等待确认“谁会是赢家”。但是,发言人拒绝提供批准这一程序的具体时间。

特朗普宣称美国大选“被操纵” 特朗普还能翻盘吗_WWW.XUNWANGBA.COM

GSA当天的举动被解读为,该机构不会在特朗普承认败选前开始权力交接的程序。

GSA是负责管理美国联邦政府资产的机构,局长由总统提名任命。以往大选之后的惯例是,在新的总统选出后,他们负责新一任政府的交接工作,其中包括向新的政府提供“交接启动资金”,今年这笔资金是990万美元。

拜登团队当天已敦促墨菲批准权力交接。拜登团队表示,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取决于“明确的信号”,即美国将进行“平稳和平的权力交接”。

根据美媒的报道,拜登团队的一名官员9日表示,GSA需要启动权力交接程序、承认拜登的胜选,否则拜登团队将考虑做出“法律行动”。

美国法律对GSA应该何时启动权力交接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拜登团队指出,GSA局长当前拖延交接“毫无道理”。

“法律行动当然是可能的,但是我们考虑的也有其他选项。”拜登团队的官员表示,“目前的选项很多,所有的选项都在考虑之内,当前的形势存在很多变数。”

“GSA进行权力交接的重要性除了来自资源和财产的正式转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它为新旧总统提供了一个交接和交流的机会。”休夫纳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同以往的总统之间要进行交流的传统一样,今年的权力交接可以让两位总统就新冠肺炎形势和经济等议题进行交流,显然眼下这些都已经被搁置。”

特朗普团队起诉 美国大选会翻盘吗?

重新计票,几无影响

特朗普本人和竞选团队都曾暗示数个翻蓝的摇摆州出现了选举舞弊的情况,其中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比尔施特平 Bill Stepien于11月4日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特朗普将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关于是否也将在其它州进行重新计票也引起大范围讨论。但在几个关键州,即使重新计票,特朗普也基本不具有任何优势。

以威斯康星州为例,该州选举法律没有对自动重新计票作出规定,但如果选举中两名候选人选票差距小于总选票数的1%,落败的候选人可以要求重新计票。目前,威斯康星州已开出99%的选票,拜登以2万多票的优势领先特朗普,得票率仅比特朗普多0.7%,特朗普方面可以依法要求重新计票。然而,只有当两名候选人相差票数小于总票数的0.25%时,州政府才会承担重计的支出,高于0.25%小于1%的情况下相关花费则由重计申请人承担。这一开销高达数百万美元,如2016年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因 Jill Stein在该州要求重新计票共花费超过350万美元,而眼下特朗普竞选团队几近破产,无法独力承担这一巨额开销。

目前唯一已经宣布将进行重计的是佐治亚州,其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 Brad Raffensperger于上周五晚间宣布,在已经开出的99%选票中,拜登仅以1000多票领先,鉴于差距过小佐治亚州将进行自动重计。虽然并未言明,但预计此次重计费用将由州政府承担。如果重计后两名候选人票数差距小于总选票数的0.5%,落败方可以要求再次重计。如果其他州的选举结果不变,乔治亚州的16张选举人票依然不足以使特朗普留在白宫。

而在亚利桑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预计特朗普团队将没有机会要求重计。亚利桑那州不允许候选人提出重计要求,只有在候选人票差小于总选票数0.1%时才会进行自动重计。目前该州开票已经行98%,拜登领先近1.7万票,约为总选票数的0.6%,高于法律要求。宾夕法尼亚州法律规定的自动重计标准则为0.5%,同样不适用于特朗普。宾州开票已进行了99%,拜登领先约4.5万票,相差0.7%,且预计拜登的领先优势可能进一步扩大,使自动重计的可能性接近于零。特朗普在宾州可以主动要求重计,然而依然需要承担巨额费用,这一费用只有在选举中发现“重大过失或诈欺行为”时才会由州政府承担。

宾州诉讼,变数尚存

相比于斥巨资要求进行几乎不可能翻盘的重新计票,特朗普的律师和共和党在宾州的一系列诉讼显得更加高效和有威胁性。

虽然选举日是11月初,但关于投票规则的两党之争早在数月前就已开始。宾州共和党今年6月于宾州州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由民主党执掌的州议会所通过的延长邮寄投票截止日期的相关法律无效。宾州最高法院9月作出判决,考虑到新冠疫情对民众亲自投票的影响,批准各地选举局 board of election将11月3日晚上8点前盖上邮戳、6日晚上5点前收到的邮寄选票作为有效选票计入。考虑到拜登持续呼吁支持者邮寄投票,当时各界人士均认为延长选票截止日期将使民主党受益,而选举日后开出的邮寄选票对于拜登的压倒性支持也证实了这一分析。

特朗普宣称美国大选“被操纵” 特朗普还能翻盘吗_WWW.XUNWANGBA.COM

不能接受这一判决的共和党人迅速决定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于10月19日对此案裁决的投票结果为4比4。首席大法官罗伯茨 John Roberts与三名自由派大法官索托马约尔 Sonia M. Sotomayor、布雷耶 Stephen Breyer和凯根 Elena Kagan一并投下反对票,而四名保守派大法官托马斯 Clarence Thomas、阿利托 Samuel Alito、戈萨奇 Neil Gorsuch和卡瓦诺 Brett Kavanaugh则投出赞同票。由于此时金斯伯格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已逝世,补位的巴雷特大法官 Amy Comey Barrett尚未通过任命,缺了决定性的一票,认为延期能保证民众选举权的自由派与认为这一问题应由立法机构而非法院解决的保守派僵持不下。但平票的结果使得联邦最高法院无法推翻宾州最高法院的判决,等于是否决了宾州共和党人要求中止执行该州最高法院命令的要求。

共和党于10月24日再次上诉,要求联邦最高法院正式受理此案并加速判决。宾州司法部副部长德龙 J. Bart Delone此时提出了折中的解决方案:计入3日晚8点至6日晚5点期间收到的合格选票,但单独存放,如果日后仍有争议可以单独查验。有了这一承诺,联邦最高法院10月28日以8比0的投票结果再次否决了共和党上诉。阿利托大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虽然他认为“这一问题具有国家重要性”,且“宾州最高法院很有可能违反了美国宪法”,但在11月3日选举前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出明确判决,故维持原判,保留选举后再讨论相关选票合法性的可能。

这一可能性也成为了特朗普在失去宾州领先优势后抓住的救命稻草,其竞选团队于11月4日上书最高法院,要求法院下令宾州相关机构停止计票,并宣布3日晚5点后收到的选票无效。阿利托大法官于11月6日驳回停止计票的请求,但要求各县选举局将晚到的选票单独存放并单独统计。同时,阿利托法官要求各方于11月7日下午2点前向法院提交补充信息,说明实际情况。

随后,宾州司法部长夏皮罗 Josh Shapiro向法院提交回应,并写道阿利托的判决是“命令宾州各县做州政府已经指示、且各县已经在做的事情”。他在回应中表示,宾州67个县中有63个都已确认选举局遵守了阿利托大法官和州政府的指令将相关选票单独存放,且目前没有理由认为其余4个县违反了这一指令。此外,相比于已经统计的常规选票,这批晚到选票的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宾州Luzerne县在单独提交的回应中向法院提出,该县收到的常规选票有近15万张,但晚到的选票仅有255张。根据专家测算,全州范围内类似选票的数量在3000-4000张之间,即使全部宣告无效也依然无法动摇拜登的领先优势,而在拜登手握其余多个摇摆州的情况下,更不可能一纸判决翻盘整场大选。

从最高法院的立场考量,判决这批选票无效对于大选结果而言将毫无影响,但将打击民众对于最高法院中立性的信任和尊重。在最高法院改革呼声日渐高涨的情况下,最高法院在做出任何可能被视为带有政治倾向的决定时都势必格外谨慎。同时,宾州大量民众是在得到最高法院对于他们邮寄选票有效性的保证后才寄出选票,如果此时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确实存在舞弊和欺诈的情况下宣布选票无效,也将对最高法院的信用做出重大打击。

然而,也不能彻底排除最高法院宣布选票无效的可能性,判决这批选票无效将对日后的选举产生深远影响,不仅将限制州法院对于选举方式的干预,更将降低各州未来调整投票截止日期和方式的意愿。而偏向中立的罗伯茨首席大法官和3名自由派大法官无法与5名保守派大法官抗衡,判决取决于一票之差。

根据目前的各种情况看来,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有了明确的胜者,特朗普团队试图通过法律途径扭转败局但也无力回天。除非最高法院做出出人意料的判决,否则民众和媒体将把注意力转移到拜登的权力交接计划上,任由特朗普选择以何种方式谢幕。

宝,喜欢(特朗普宣称美国大选“被操纵” 特朗普还能翻盘吗)记得收藏一下,以后访问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