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阅读

一忘皆空

一忘皆空

德哈

一忘皆空

*简介:六年级时,哈利对德拉科施了一忘皆空让他忘记了所有关于自己的记忆。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大半年没动笔,第一次写德哈,各种bug……我只是想给喜欢的cp写点东西做纪念

“哈利,不、求你……”

德拉科·马尔福此刻被哈利·波特施了束缚咒而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平日里悉心保养的金发凌乱的散落在额头前,他的眼眶发红,声音嘶哑着乞求站在他面前的那个黑发少年。

“德拉科,对不起……我不得不这么做。”哈利·波特苦涩的摇了摇头,他甚至不敢抬眼去看德拉科现在的样子,眼眸中似拢着一潭湖水,荡漾不定后又风平浪静。哈利抬起头来,看着德拉科,看进他那双溢出泪水的灰蓝色眼睛,看着他为了挣扎而颤抖的身体,“最后一次了……德拉科。”

“不要、哈利,求求你……”德拉科尝到了自己泪水的咸湿味道,无法挣脱咒语的他此时只能用哀求的眼神和语气来阻止哈利,即使他心底已知,他无法动摇哈利的决定。

“我爱你,德拉科,我爱你……”哈利颤抖着抬起手,魔杖指向德拉科,他努力忽视掉德拉科喑哑的声音,闭上眼不再看德拉科的样子。

“不!!!哈利!”

“一忘皆空。”

“不要……不要让我忘了你。”

这是德拉科失去意识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哈利站在原地,看着椅子上犹如睡着般的人,终于支撑不住地跪倒在地,泪水疯涌,他用力抓着自己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嘴里喃喃念着什么,过了很久,他终于平静了下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站起来,摇晃德拉科的肩。

“醒一醒……同学,醒了吗?”

德拉科朦胧的张开眼,猝不及防跌入一片澄澈的绿色中,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面前穿着格兰芬多院服的人,略带嫌弃地拉开了距离,又环视了四周,发现自己在有求必应屋,狐疑的眼神绕回哈利身上,“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儿?”

“哦、呃……我是格兰芬多的,”哈利退开几步,支支吾吾编着谎话,“我想你也许是不小心在这儿睡着了,就叫醒你了,呃……我还有课先走了。”

确认了。他忘了关于我的一切。

德拉科看着哈利匆忙离开的背影,心里没有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是在想——刚才那个人,眼眶红红的,是哭过了吗?

“你怎么能、哈利,你这样是不是太鲁莽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赫敏看了看周围寥寥无几的人,放低了声音,“你知道你这样……”

“我知道。”哈利打断了她的话,“可是从他被印上黑魔标记的那一天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了,他跟我的所有回忆,如果——如果被伏地魔摄神取念,他会死的!”哈利摘下眼镜,手捂住酸涩的眼睛,“我真的快要疯了……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

“哈利……”赫敏担忧的在一旁轻轻拍着哈利的背安抚,向坐在对面的罗恩使了个眼色,“我想你现在需要好好睡一觉,你太累了,让罗恩跟你一起回寝室吧。”

睡梦中,那个金发少年的影子不断出现。一年级被拒绝后的微微撇嘴,二年级魁地奇比赛时冲他无所顾忌的调笑,三年级飞来纸鹤表白时忐忑不安的样子,四年级偷偷在露台上搂着他舞蹈旋转,五年级夜晚悄悄约会时映着皎洁月光的侧脸……六年级,不得已成为食死徒后不知所措的将他紧紧拥住的怀抱。

“不要让我忘了你,哈利……”

他猛的从梦中惊醒。

“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听到熟悉的声音哈利不由得转过身来,那个金发少年一脸灿烂的笑容让他仿佛回到了曾经。

德拉科一步一步走近哈利,不知什么驱使着他向前,想要靠近、再近一点……直到哈利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想干什么?我不认识你。”哈利稳了稳自己的情绪,目光坚定地看向德拉科。

“哦,不认识我?”德拉科坏笑着又向前一步,“我可是听说了,我和你——伟大的救世主,从一年级到现在都是死对头,虽然我好像没什么印象,但是就现在来看,”说着他似乎上下打量了哈利一遍,砸了咂嘴:“啧,大概是我不屑于再和你这种不修边幅的人当什么对手,圣人——波特。”刻意拉长的语调,傲慢的神情,却并未激怒哈利,他只是轻轻一笑。

“哦,既然对我不屑一顾,那就请您让开路,以后也请把我当空气就好。”说罢不等德拉科的回复便撞开他大步向前了。

德拉科有些恼怒,想追上去却又发现自己没什么理由再和救世主打交道了,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干嘛非要招惹救世主不可?德拉科摇摇头,朝着反方向迈开了步伐。

第三次了。每当德拉科进入有求必应屋试图修复消失柜时,救世主就会突然冒出来打断他的计划。

“这样子我可没办法把你当做空气,救世主大人。”德拉科有些气急败坏的坐在附近的一张桌子上,挑了挑眉,“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利慢慢踱步至被厚重布料蒙上的消失柜前,“有求必应屋,只有有需要的人都能来,不是么?”

“呵。”德拉科·马尔福勾起嘴角,脸上带了几分嘲讽之色,下一秒哈利就被他狠狠压在柜子上。德拉科伸出手臂将哈利禁锢在方寸之地,凑近他看着他的眼睛,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交错。

“救世主——”他轻轻开口,“你知道我听命于谁,你也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儿,对不对?想必这与我失去的部分关于你的记忆有所关联。”哈利微微长大了眼睛,隔着镜片看到德拉科灰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不得不说,这样的距离下,他觉得德拉科该死的迷人,几乎是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哈利迟钝地回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不是你不屑于与我为敌才给自己施了个一忘皆空吗?哦马尔福,我对你的事情可完全没兴趣。”

“那我换个问题,波特先生。”德拉科的温热吐息就在哈利耳畔,让他感到发痒,“请问你那天为什么要好心的喊醒你曾经的敌人呢?”

最终以哈利的落荒而逃结束了这场不像对峙的对峙。德拉科却并未有愉悦之感,他的眉紧紧蹙起。他深知他遗忘了什么重要的记忆,尤其是……关于那个救世主,可是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他,所有他认识的人都告诉他,他和哈利波特是六年的死对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他烦躁地摇了摇头。

哈利行走在霍格沃茨的长廊中,他的心砰砰乱跳着,深吸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情绪。他不知道自己能否阻止德拉科修复消失柜,也不知自己露出的种种破绽该怎么向德拉科解释,一忘皆空清除了麻烦,却又带来其他的困扰。

在占星塔的夜晚,哈利在楼梯间看到那个少年绝望的孤立无援的神情,那是他第二次看到德拉科哭泣,当邓布利多坠下高楼之时,他知道,战争即将开始,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他们注定走上不同的道路。

寻找魂器、寻找摧毁魂器的武器、逃亡……再一次回到有求必应室的时候德拉科面对他的质问默然不语。

“现在换我问你了。”哈利抹了一把脏兮兮的脸颊,“那天在马尔福庄园,你明明认出来我了,为什么不指认呢?”

来不及听到的回答被大火吞噬,片刻的重逢,哈利仓促得无法顾及其他,正是战争激烈之时,他只看了一眼德拉科仓惶逃离的背影,心中暗自道了别。

直到最后一刻,德拉科把自己被抢了的那根山楂木魔杖塞到哈利手里,自己却生生受了伏地魔一击,倒在了哈利怀中。

伏地魔已灰飞烟灭,而哈利却笑不出来——他的大脑好像空白了,他跪坐在地,搂着德拉科的身体,伸出手拨开德拉科沾着灰尘的金发。

“为什么……”滚烫的泪打在德拉科的脸上,此时的他像陷入沉睡一般,不过所有人都知道,那个金发少年再也无法醒来。

“不是施了一忘皆空了吗?为什么还要为我挡住……”哈利全身颤抖着,“不是已经把我忘了吗?为什么……”他俯下身,完全不在乎周围的人群,轻轻吻上了德拉科冰凉的唇。

“醒过来,求你、不要再睡了……好吗?醒过来吧……”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不复存在,甚至连哭号都没有,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吻着那个少年,直到毫无防备的被人施了昏昏倒地。

救世主太忙了,不停的战斗与逃亡,睡眠寥寥无几,战争的压力使他无暇顾及其他的感情。他当然也没有察觉到,其实在德拉科失去记忆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已经再一次喜欢上了他。

在中了索命咒的那一刹那,德拉科想起了他和哈利的所有,他苦涩的笑了。

蠢波特,你难道不知道吗?不管失去多少次记忆,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你。

不过这句话哈利再无机会听到了。

END.

一忘皆空_WWW.XUNWANGBA.COM

一忘皆空)宝,都看到这里了你确定不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