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阅读

实教13卷第四章(2)

实教13卷第四章(2)

13卷

实教13卷第四章(2)

连续两年在无人岛进行特别考试。虽然并不是没有考虑……”

“感觉应该来的东西来了。”

回到教室后,为了配合特别考试的开幕,可以说是惯例的谈话开始了。

好像是在堀北坐的前排座位附近聚集了西式的同时,从状况整理开始进行的。.

高圆寺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用自己喜欢的手镜照出自己的身影,陶醉在其中。7 n# {3 z( G, h0 l P4 |

“这次特别重要的部分是,虽然有一定的条件,但是同年级的话和谁组团都可以。”6 j) Pn1 y8 J- M z( K* v

这无疑是至今为止的特别考试中没有的新规则。

原本,出现这样的规则应该是在预想的范围之外。# j7 Q3 H5 Y) w

“但是,赢了的时候的班级分数是分配的吧?虽然乱来乱来乱来的SEIKO说了之后就知道理由了,但是和其他班级组合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啊”* b3 y l/ j6 m, | u H

是的。须藤之同深入到这一点上是理所当然的。这次的特别考试是学年别战,也是同年级的班级别战。只有我们班组成的小组取得第一名是高效完成考试的唯一方法。1 F; G: U_ Q

即便如此,学校也准备了有趣的规则。

多人组合且在学年内比选强结成的人更容易瞄准上位获奖,风险也能分散,但美味却很薄。低风险翻转。另一方面,如果集中班级结成的话,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机会吗?- f3 x7 a+ k7 ]* n O; T0 E

最理想的是在同一个班级里组成两个三个人的团体,之后再汇合。6 b: L9 w9 a/ [ U) n9 `; O

但是,如果特别考试开始的话,团体的组成就不容易了。如果在那之前没有可以自由组装的保证的话,失败时的伤害会很大。但是尽管如此,这个特别考试隐藏着意想不到的破坏力也是事实。假设前三名的团体被一个班级垄断的话,可以得到600分的班级分数。如果2年D班达成这个目标的话,可以一口气升到B班,这是梦中的特急券。

“但是,光靠自己的班是无法弥补的人才也会被补上吧。而且如果只有我们班组成了团体……如果其他地方那个班级联手的话?最坏的情况可能只有D班被拉开了”6 A4 u8 s+ t% V- h2 n; |, ~: H

当然,只靠D班取胜是理想的,但说到底也只是理想而已。

如果选择某一个班级单独战斗的话,就会产生被三个班级联手的风险。输了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高回报了。- F$ e( y6 ~9 p3 F

“如果只是赢不了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早期脱离也会背负退学的风险。也就是说,相当的自信……不,只要没有取胜的根据,组成其他班级的6人组合是必要的条件” Q. G( ^2 C/ a) h# w

这次的特别考试对于其他班级来说,既有朋友又有敌人,似乎是前所未有的。, A$ v! l/ T3 G+ F4 K4 j k) s

这样考虑的话,一开始就把其他班级的学生混杂在一起的目的变成一个,组合起来也是很重要的战略吗?但是,哪里都不能保证和其他班级步调一致。虽然知道结果只是自己的班级组合是看不到有利性的,但是既然大的班级分数在移动,就尽量想超过其他班级。如果是低年级的话就更不用说了。% {/ q5 z; A( o

因此,在开始组团的大前提下,转向哪个方向才是开始。

“坂柳さん、龙园ゆん、一之濑会怎么走呢?”

为了决定这一点,堀北以洋介为基点,将话题扩展到全班。

“处于独跑状态的A班,在班级混合的时候不会感到困扰吧。不管哪个小组赢了,只要不缩短班级分数就没问题。相反,包括我们在内,作为排名低的3个班,我们也很想缩小差距呢”7 J, n3 z, q4 W$ V P

“那3个班组成同盟怎么样?”如果只和A班拉开距离的话,首先从B班开始和D班合作,缩小差距也不错”1 n X+ A4 }! f; o

听了这话的须须す藤怎么样,想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通过建立共同的敌人,共同包围A班。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就是这么回事吧。让A班孤立的目标并不坏。如果是一之濑的话,很有可能会接受这个提案”

“但是如果我们提出孤立A班的提案的话,被恨的事情也必须放在视野里。考虑到坂柳先生的性格,我觉得即使是最后一名的D班也会分配不可饶恕的资源” B n H( y+ f) q8 Z8 {

一般集中在踢落追上来的第二名B班。

但是,正如洋介所说,坂柳有着纠缠不休地盯着已经决定好的猎物的倾向。

“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尽可能地安静地接近高级班呢?”0 \$ b K; |; |4 ?% p

“就算三个班一起战斗,提案者也不是我们比较好。”3 Z; Y* R {0 T3 @5 f

考虑请立其他的代言人,承担坂柳带领的A级的heite。

虽然嘴上说不辛苦,但要实行起来就不容易了。

这个特别考试最麻烦的地方是,只在班里协商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的。

在这里无论讨论多少白热化的话题,都没有一个进展。如果不能掌握B班和C班实际上在想什么,统一意思实行的话,就只会以纸上谈兵的形式结束了。 }- L( Y C [; S) w) X

话虽如此,3个班想轻松地谈一谈也不容易吧。7 ?) M5 T6 u. K

一之濑姑且不论,龙园坦率地回应也很难想象。0 |4 J: ?% i- K7 w y- \% y2 z8 @

如果察觉到了这一消息,坂柳自然也会采取措施。

“看来很难判断啊……”0 i6 x, r1 _* l! X

虽然团体的缓期有1个月以上,但是如果慢慢的话,面向团体结成的活动就会更加活跃吧。摆不稳 H1 T: ?8 p: y5 B A

“如果有别的班级提出类似的提案的话就帮大忙了……”5 b. h# x) R: Z3 r4 T7 R4 k# a; k

令人头疼的D班的学生们。

“光是怎样组成一个团体,就相当让人头疼。”

还有一个重要的小组要做,再加上要做的事情。9 ?4 O, n# N* X M8 T. D

那个是有各种各样效果的卡的存在。明天早上,会给所有学生每人一张特别的礼物,所以不可能在同学之间转让。而且因为转让过一次的物品是固定的,所以不会再回到自己手中。也就是说,只能和其他班级的学生进行单纯的交易,或者通过买卖获得。

“大家实际行动起来,从明天开始的可能性很高。”

“是啊。将有效的卡片收集到组里也是一个积分” k$ ?8 L o: l9 e8 P( ^/ S% b- c

这一天,下一次的特别考试的小组制作解禁了。

当然,包括D班在内的情况也会有很大的变化吧。: e3 D( jH% M. n( j2 p

l5 W7 S- Y, S* [: }

放学后,以学力或身体能力被分类为优等生的学生们的手机一齐开始响了。堀北边看那个样子边向这边靠近。

“好像很快就开始行动了呢。想把优秀的学生引入自己的地方是很自然的事”

不管自己所属班级的方针如何,开始临时控制对谁都没有损失。% W2 d; t: s2 M# ]; K

“堀北那边没有来信吗?”- |/ f h4 y$ T, r8 ?. R

“没有啊。”

「这样啊。知道你联系方式的人非常有限”

“明明知道,还特地来吹捧我的话,性格就不好了。那么,你那里有联系吗,数学满分的绫绫绫绫的小路高次君。手机好像很安静?”: G* m5 D0 a7 K. \ z: p) G

因为被煽动了,所以决定先看看没有响的手机。 E7 T- H3 O# ui4 W3 k* M+ ~

“很遗憾电池没电了。这两三天都没充电”

“不频繁使用手机的话,充电的频率也会变少。”

不,我想否定没有那样的事,但是没有错。持续不怎么使用的日子的话,不知不觉就疏忽了充电。

“不需要对同班同学多加注意吗?如果不小心组队的话,之后会很辛苦的”

“不管怎么说明,我早就发出指示了。用通俗易懂的文章总结后发给全体人员的东西。电源断了的你好像没有注意到呢” v- [/ u, B# yy/ F/ |- T0 t1 |

这样说着把自己的手机画面朝向这边。8 {: }% F9 l- b3 P

・在D班达成协议之前,不要确定组合, n9 B ~5 A3 N$ l0 D

・无论如何都要尽早决定团体的情况下,请联系堀北来的人% L2 X1 i/ o z. E

堀北预料到会变成这样,好像设置了最低限度的规则。! d9 d D- M( | n5 {; V/ v0 k

“虽然没有强制力。最终只能任凭个人裁夺了”

和谁组合也好,不组合也好,确实是个人决定的事情。关于个人的性格相合等不能插嘴,也关系着退学。即使4班团结一致携手合作,也不存在谁都不退学的理想组合。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能提出一些建议吧。( e) C( `6 eF( s

因为手机电池经常随身携带,所以一边插着电缆一边离开座位。0 c5 i; w) s S

因为在教室里有可能会向这边偷听的学生。

“一之濑有什么联系吗?就算提出了要在学年内协助的方案也不奇怪” Y5 F, _ p N8 m, {. k. V8 }

“目前好像没有和任何人联系。A班和B班也没有提出建议。如果2年级全体学生都有成为一个学生的意思的话,就应该在这个阶段进行一些沟通吧”9 Q) w2 e6 h: \5 T5 r; x

如果能随心所欲地组成一个团体的话,合作就会越来越困难。如果一开始就不谈的话,那只能是实际上2年级的学生之间也会争吵的主张了。堀北如果也打算在班级间协助的话应该会有所行动。

堀北没有对自己离开座位表示特别不满,而是跟在后面。 D2 X7 |) u v

看来还有话要说。( Z5 `$ A h V y4 N- w( T$ H

走出走廊,确认周围没有人后再搭话。 d d$ R. M* ^/ ^ s1 k6 J

“这次的无人岛考试……你能单独获得第一吗?”4 W+ D; T; L9 V0 |. w J( a

“不要说没有茶。只知道是无人岛的特别考试”

“我觉得如果你在数学上得了满分的话,就不需要团体了。”9 j/ d/ @9 U/ r% O3 K

那是什么道理?我只是在追求什么,所以先说了吧。# j2 s p$ P: [* O/ ~; H

“只要拿了第一名,我们D班就确定了加分。2位和3位的座位可以让1年级和3年级的学生来取。比起其他2年级的学生来”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5 Z, ~! b% {/ u0 `+ {

“这样的话,团体也能以避免退学的编排为中心进行组装,变得轻松了……”4 D- y; C2 z+ w

为了胜利而组建强大的团体,如果掌舵的话,弱小的团体必然会诞生。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支付救济的私人积分。”

“是的。对于有点不安的学生,我想尽量收集一些私人的积分,但是如果借给我积分的学生受到退学的处罚的话,我就没法关注了”- x% a, y* ` ^! F. {: o

没有比拯救他人、自己摔倒更空虚的了。

“如果不喜欢这个的话,就只能拜托有剩余钱的学生了吧。”6 h0 z( @$ x# ~ z1 A8 i1 O2 C. D

那样的话确实是可以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跟进的学生是非常有限的。

“虽然也有不让退学者出来就可以解决的方法,但是谁都不想干吧。”

“你是故意在开幕式上提出退出的方案吗?”) e8 ]8 k @5 P6 r3 W

看来挖北来的这个考试的一个小孔也已经注意到了。规则上被退学的只有最初退出的5组。那样的话,如果特意准备5个作为人柱的团体让他们退出的话,那以后的学生们就不用担心退学了。但是,为此必须要准备合计3000万的私人积分,比什么都低的年级会被前三名的年级所吸引。即使是同年级的学生,因为报酬减少了,所以不能避免充当损失的角色。前三名和后三名被联结在一起,可以认为是为了防止学校方面轻易的舞弊。( e* ^ q T _

“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了。”) W I! u d) Y$ h+ i- C

“真的是这样。能让我再商量一下吗?”

停下脚步的堀北说了那样的话。r- X: w! V4 e

“如果可以的话。”

“这样就足够了,谢谢。”

看来,堀北回到教室里好像在谈论什么。

我目送着这样的堀北的背影,决定去升降口。* m, w4 R- t2 E F! u

2 N4 i0 ~$ o# K

4! S; i3 u1 U6 T

走在走廊去玄关的路上。

“好吧!”+ }8 a0 Y3 ~- g; \* ^) o. @5 @

我在开机前看了漆黑的画面,和我打招呼的是2年B班的学生石崎崎崎崎。满面笑容有什么好事吗?

“就算联系了手机也没有反应,所以直接来了。”4 D+ s+ ]@, d; ]! h9 d* L0 g

“不好意思,正好电源断了。”

“算了。借我点假发,可以吗?”6 p+ B! Bf. N( y* G% L

“我要刮胡子吗?”% \3 j0 @ B4 P

“这是什么有趣的玩笑啊。学校里有什么人能给你热腾腾的?”

石崎开玩笑地回来了。

“难道你有事吗?”$ ?, B. j/ s }3 e; [. T

“不,我正要回去。”

“是吧?那就没问题了,来吧」/ g; \6 tX5 g4 K; k: R

石崎ざき不分青红皂白地笑着大声招手向前走。

就这样目送的话,一眨眼就会迷失吧。

即使在这里不小心说出来引起骚动,也只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m6 s! k+ Z5 o/ a( C; F

因为还有时间,所以决定追在石崎后面。; a+ M# _* H; Q) W( h

但是拐过拐角,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堵不可能有的大墙。+ \+ M0 p$ n+ h$ M, q8 {2 u. f

不,不是那样的。和石崎是同班同学山田和阿尔伯特。4 h( d* o- G5 F* _) z

戴着墨镜,空气压力很大的男人的右手放在我的肩上。

「Hey」 z9 j) f: v; A: d0 S f

「……Hey」$ ~3 Q. w! b7 r$ i- w2 \9 B0 A! \3 f1 f

不太清楚状况,姑且用同样的话回答,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以为是开玩笑的蜥蜴多少带点现实感。[ h0 i o K

“你好,绫绫绫的小路高次君。”# R2 q3 q y [) y$ E% e

可以认为是那样的墙的巨大的阿尔伯特,其旁边也有太阳的身影。

“真是少见的组合啊。”

“也许是。”$ u- x$ J% h4 ^* G* W% D: m

我还以为一定能看到龙之游乐园的身影,但好像不是这样。

“这里又是什么,一起移动吧。”

“移动?在哪里”

# @1 H) x7 i4 ~

“嗯,是啊……我没有特别考虑过”

嘿嘿,有点害羞地笑着的石石崎ざ,用左手的食指在鼻子下面擦。- A, D5 J. T* A: X3 e }. MH

“因为有讨厌的预感,所以还是可以回去吗?”

总觉得怎么也无法顺利展开,所以要求撤退许可。4 X- H. j5 F`6 o7 X

“是啊,你很闲吧?”我不会回去的”$ r- C k, A f

“说不回去……”什么?”! \: q3 ~2 t$ x D8 Y

在我背后旋转的阿尔伯特毫不吝惜地将巨大的身体力量绞尽脑汁。然后,天比把我的手臂拉到自己身上,两个人一起捕获我。( h+ L6 H0 \G; w7 d% k8 w4 ]

“对不起,绫绫绫的小路高次君。不能放跑” ~. ]7 I D7 t C

“哈……?”

终于,蜥蜴的说法变得有力了。

……那个玩笑已经可以了吗?

总之,这三个人好像打算带着我离开这个地方。3 q6 H( ^3 [1 l+ u7 e

“这里很显眼,要移动吗石崎君”

“是啊。那么,去哪里?”

“是啊……那么石崎的房间怎么样?”

那是平时无意的提案。9 c1 w s4 h+ r+ U8 P

“啊?哦,是我的房间吗?不,不,那个有点……!不行不行不行!”6 h6 g7 r/ }! Z+ B

石崎被指定到自己的房间后,慌张地拒绝了。$ T. v) Q7 I, r% f$ a7 Q% {/ R( p* }! s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吗?”

“那,那是当然的,有各种各样的吧。即使突然这么说……”, z9 Y6 `% V\) R% U X5 L7 m) A

“如果房间稍微有点乱的话,就不会在意了吧?你不这么认为吗?”

被要求同意的阿尔伯特也会竖着脸慢慢地活动。( U8 S; Z- N6 S. R, i5 ` g

……懂日语就可以了吧? e) g0 d) d3 s# C) ?- S

考试和上课都在听,应该没错,但我想听听日语。1 M7 X P$ k2 M1 B, B4 q

“对,是的。不是一点点而是很乱的!已经没有立脚点了!哎呀,太遗憾了!”) U6 k# c8 `; P+ a# f

“不用担心。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帮你打扫的”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纸巾啊那个啊,又不能让女孩子打扫!”

对于零乱的东西,不由得脱口而出。( C# i/ y; u/ E

“纸巾……是吗?那是什么呢?”

那是怎么回事呢,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总之我的房间有点!对,对了,就选阿尔伯特的房间吧!” w* M% t4 V! S1 d( D/ e

石崎慌慌张张地把话岔开。

“对了,阿尔伯特的房间不是挺好的吗?”是吗?什!”6 n. G5 c# ?; i e( m! e

石崎提议从什么地方逃走。

「OK」

果然是理解日语了吧,阿尔伯特简短地答应了。- H) l t/ L1 F% D/ ^1 U

阿尔伯特抱着我开始移动。

“但是……我就这样被带走吗?”0 U/ [$ z4 I, @4 F- R) C( ^

“没关系。山田君很有力气” J# t+ `6 d: M: n

不,不是那样的问题。

倒不如说是变成了异样显眼的形式……。

“没关系。某种类型,这也是一种宣传”

说完后,小日像往常一样温柔地微笑着,像领导一样开始走。 X# C. L4 Y! b }! L

“原来如此,不愧是椎名啊!好主意好主意!”4 I7 J! l$ P* m

你到底想带我做什么?9 ?$ v; b* Z5 B7 E+ M4 o

怀着这样的疑问,我被带到了宿舍。

, a O4 Y: Q/ ~6 Q0 P

6 U) N# V- z6 g( f; ~8 ~

第一次访问阿尔伯特的房间。

图中所示的身体比我们大得多,房间的布局和构造当然是一样的。! c+ W* b Y% Z! E

只是房间的搭配不同,但又有点独特。6 |, X6 [% b# ` M

大大的星条旗和日本的国旗装饰在房间的中央。不仅如此,中国、意大利、非洲等数不胜数的国家的国旗,尺寸虽小,却被装饰得满满的。不是单纯的印刷纸,而是整齐的布,让人感受到热情。

“阿尔伯特那家伙是个国旗迷。吓了一跳吧?”- x. O G B9 m. e1 u3 j% q3 G

石崎ざき大概已经去过好几次房间了吧,一副冷静的样子向大家说明。, s# u x2 [2 h) ? E8 u# p v- a

“好像是这样。”

解放后的我,被阿尔伯特催促随便坐。

确认了4个人坐着后,我决定问出目的。

“然后……三个人有什么事?”

面面相觑的三个人1 V! [, W5 b7 S

为什么要让大家看到快乐快乐的脸呢?

然后石崎代表我说。* H; d0 {0 U/ a4 O3 _ H [

“直截了当地说,这是我的提案……。下次的特别考试组成小组吧!”

虽然列入了预想之一,但果然还是和特别考试有关的内容。

“组成……怎么说呢?请具体告诉我”1 Y/ Y h# ]( S C) j* h9 {

“具体来说什么都是这样吧。”

“不,完全不是那样。完全看不出我和谁具体的组合”

光是在场的人数就有4个人。充满了一个人。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因为作为女生的日比不能参加,所以必然会有我和石崎ざき和阿尔伯特组合在一起,如果不说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说的话就不知道了。( O7 a4 l w( B! U/ o

“现在和谁都可以吧?我也好阿尔伯特也好,都是椎名。总之就是要和我们B班的某个人组成一个组合” L4 P4 g1 [( c/ k2 W

真是豪爽大胆的商量事。

从某种意义上说,正因为是石崎,所以可以说是可以提出的内容。

“也就是说,如果我进入B班的两个人当中的话?”

“哦。然后考试开始后,和剩下的B班的3个人组成小组,变成6个人的话就完美了。B班5个人和绫绫绫的小路上的6个人一起瞄准第一名吧”0 b% D ]: p. a

虽然对于优秀的提案会感动得落泪,但是有必要冷静地说出来。

“天比……你是不是说明了要好好咀嚼石崎的特别考试规则?”

“不是吗?”

反应是“没有”。

“我一开口,就有5秒就必须改正的地方。那样的话,我觉得就凭气势试试也不错”5 Z: v7 ]8 k k2 a }( P[ Q

好吧,不是吗?* u% r, p- g3 \* p

确实,5秒就出现了不明白的部分,这一点是没错的……。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有2点……不,我想先减到三分。首先,特别考试开始后,不能保证和意中的小组轻松组合”

事实上,班主任已经传达了不简单的事情。 f/ Y5 r3 N: I! N1 j, h. K- x5 J

如果能回答“组装吧”“就这样吧”这两个问题的话,在现阶段强行组成3个人的组合就没有意义了。反而会成为缺点。

正因为正式演出中很难组合,所以现在让我自由选择。, F# p8 v# b* s

“是吗?”! \S) b+ Z5 R6 |9 S c) T

完全不明白的石崎,不可思议地歪着头,向她寻求答案。2 b% u7 c: z KU

“整理说明的话,就会变成这样。根据情况,也有必须和没有考虑过合作的团体合作的情况”

“这是什么啊。虽然完全不明白意思”

“考试中,团体之间的组合会出现一些必要条件,这种情况也是有的。”. @2 a# F. y {6 Fz# g: K

“那是什么?”- r2 m* \2 o3 Xf; z3 ^9 kT

如果知道那个的话就不辛苦了。

“详细情况不明。从学校方面的说明来看,肯定不会简单吧”) M! m- n1 X! K v+ L @1 J0 r

“但是啊……就算有条件,也要以组成为前提来准备吧?”

“嗯,被说了就变成那样了。”% V# \ {9 g/ E# K( a: x7 f$ S

“那就好了。为了考试,按照我的建议进行准备就好了”4 I L2 n- @+ q

能够如此简单地思考问题,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部分。0 G% n/ t5 X$ n; v6 w$ c; c

比日更有趣地听取了石崎的提案。

“不太明白的事担心也没办法啊。”

这也可以说是石崎大大地所具有的魅力吗?: E7 d+ ?; z9 T6 @4 O

“那是啊……第二个”0 v# E) i( J# Q% G w$ V) ]

我觉得现在这一点好像得不到理解,所以接下来继续。

“除了我以外,还和谁打过招呼?或者是打算打?”

“我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也没打算打。什么?”0 f: ^3 f m3 K; y, Q

两个人点头同意石崎。

“也就是说只有我。理由是?”2 f8 S9 }9 d4 l6 V( Q

“那是当然的吧。我觉得你和龙之游园园园园园园的人一样厉害……不,硬要说的话,因为我觉得他现在比龙园先生还厉害。打架像傻瓜一样厉害,头脑转得快的东西是龙园先生的权威。再加上春天的考试数学得了满分,真是不可思议。制绫绫绫绫的小路公的人要进行特别考试。不是不邀请吗?”

“被称赞得很厉害呢,绫小路君。但是我的意见也一样”

阿尔伯特也毫不犹豫地迅速点头。/ a9 P D @! E {( k. e4 s

我问了三个问题,第四个问题是阿尔伯特懂多少日语,我想问问他会说多少。虽然没有看过上课的情景,但我觉得应该是在学日语吧……。, q( i |. v8 Z7 D5 x

我不打算否定你买了我……。. ] M4 [0 D$ _: A

“那么第三个……那个对我有好处吗?如果假设所有人都被B班包围,那就只能靠你了”

即使班级积分是平等的,但是获得的私人积分却产生了很大的差距。 w- E2 Y5 h- `) gX

“什么嘛,怎么可能只让你吃亏呢?”我们上了A班的话,会给绫小路2000万分迎接班级的。啊?”8 k3 s: R/ g8 P- V( | O

石崎自信满满地回答了,继续说道。/ r1 Q | i6 g) L, J( [7 N

“也就是说,你可以把自己的班变成A班,我们的班变成A班也可以。也就是说50%的概率能顺利在A班毕业”1 t$ r* i+ Yq5 i4 E7 c

怎么样,会以会心的微笑提出。: J- M: b) K$ f( n5 \2 h

确实,如果4个班有均等升到A班的可能性的话,4分之2的概率是50%,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各有战力差,所以很难导出正确的数值。) o4 p3 Q5 a! U7 P

当然,只要能移动的班级增加一个就很有利。+ G3 {/ \e! L0 |! b

“日和阿尔伯特也是同样的意见吗?”

“是的。非常欢迎”

「YES」2 s1 _+ h* @# ?0 b5 g4 m ?8 b

两人一边理解石崎崎的提案一边愉快地乘上了飞机,就是这样吗?暂且先从某种程度上接受这个“灭茶”和“苦茶”的建议,不能不触及重要的部分。第3个以后也继续提问。8 U! n/ o1 s- Z R6 c5 H

“决定邀请我的是龙游乐园吗?还是石崎的独断?”4 u) Y2 H) w: W. O( Z

石崎从容不迫地回答到这里,第一次表情紧张起来。

“这是我的独断。龙园先生什么都不知道”! Z8 i `( w0 S$ O! W3 n6 P- ]9 ]3 q

看来是石崎自己擅自决定的。% ~! G7 O3 k9 ], ?0 I) w+ n: X

原以为是那样,但其实是做了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 J3 R6 D3 n6 A

但是,这样的话,总给人一种和石崎一起行动的印象的伊吹风不在也是可以理解的。2 ^) n1 _/ P r u% ?, u: X$ w9 Y

石崎的赞同者是阿尔伯特和天比吗?

“你想过如果这件事被龙园发现了会怎么样吗?”

“没在想!无法想象!那也是……做好觉悟了” `$ ~ M, g; ~4 N6 S/ @

石崎虽然有点害怕,但还是拼命地表现出强势。/ v: Z; _- x1 u* H p- G( X) i8 R

“而且在规则上和其他班级联手也没问题吧。我判断绫绫绫绫的小路是必要的,邀请她,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确实啊。只要不是按照自己的班级来组团的方针,龙园本来就没有资格对石崎抱怨。

“这次特别考试的胆胆是为了不让2年级学生拿到自己的班级分数。当然有必要以综合排名上位为目标。因此,绫小路君是不可或缺的”

“就是这么回事。”

“总之,还有很多在意的地方……我明白了我想说的话”0 g ]) @% Z/ c! a1 J

“那可以帮我组装吗?”

“我对你邀请我的事不觉得不好,但在现阶段还不能说是肯定的。”

“为什么啊?”3 @- o; G* l2 e$ g- @

“绫小路君有绫小路君班级的事情,对吧?” a% ?: {5 H4 w5 r0 `

虽然是推举石崎的计划的日子,但不用确认我拒绝的理由就很清楚了。1 G5 w6 R4 `- X: Q- J

“而且,我觉得对绫小路提出的条件很弱。”

“说是弱……2000万分还不够吗?”

“不是那样的。光说金额当然是破格的。但是,实际上只是让我们班可以移动的权利吧?”9 k+ g, k; p/ BO2 J$ O( ^

“那,那是不能交2000万让他去坂柳的班吧。”Ai( ] u3 V2 T. ^ ~3 r( C. f! M

如果可以自由地使用石崎他们拿到的钱的话,当然最终会被A班确定的地方拿走。石崎他们做不到在路上迎接我的战斗力增强。

“而且,石崎君说绫小路君和B班的谁组合都可以,这也是个问题。无人岛生存不是个人战。如果真的想取得上位的话,和强大的成员一起合作的话,胜率就会提高”8 H, k* [% nr( F

至今为止,只听大致内容的日后严厉的指摘接连不断。 b+ j. n( M/ _ ^# y! \ c

每次石崎的座位都像出汗一样,开始慌张。5 a+ }8 Na2 @# h

“那,那谁都行啊!”

“如果我现在在组团上选择的话……是啊。龙之游园园小缘,金金金久田,还有绫绫绫绫的小路小幸,一共三名吧。金田君那里的山山田君也没关系,但龙园君果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 CL( Gx; S

在学年内也有屈指可数的统率力,以及不惜违反规则的策略的胆量。去年的无人岛上也只剩下一个人留在岛上,谁都没有注意到,龙园一直潜伏着,拥有体力和精神力的龙园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另一位是拥有班级内顶级学习能力的金田,以铁腕而自豪的阿尔伯特。

确实,如果要把胜率提高到最大限度的话,有必要选择这三个人中的两个人。! {. [ ^4 ~1 ^$ x6 Z3 X

“不要说没有茶啦!你觉得龙园先生会赞同我的作战计划吗?

“我觉得不会再回答了。”

“对吧!”

“金田君也不会无视龙园君而参与不谨慎的战略吧。”. w5 G# a3 I$ AS- q

“那怎么办才好呢?”/ R z W3 L$ z: b `

“这是怎么也做不到的吧。至少现在”5 O v0 M* x$ k+ \0 g: j

“唔……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石崎拼了命地用自己的手臂绞尽脑汁,当然也没有划时代的想法。

“今天的话,能够将石崎君和我们的想法传达给对方,应该对此感到满足。”1 K+ O) \2 o$ r3 b9 q

看来,日比到达这里的目的就在那里。

我原本就认为,正因为知道我不容易组成团体、无法组合,所以让大家看到我想组合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7 B q6 I# s2 C! v0 {1 W, r

或许是阿尔伯特也知道这是乱来的事吧,想温柔地拍石崎的肩膀。

「……我知道了。总之,那样的话也没办法啊……”( f5 ^2 r0 E @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听了两个人的话,石崎表面上也表现出理解的样子。

“不知道能不能如愿以偿,但还是请让我考虑一下。”( \ q3 s/ {# m3 H( @% A B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认为这样回答是最好的。

话虽如此,现在我不打算和谁组成团体。9 o: {7 y! `6 |: u j+ w) Z1 x0 Q

这和潜藏在1年级学生中的“月月月城”有关系。

一学期快结束了。, o X! ]7 q4 @! O0 F

这样拖拉下去,不可能让你继续过学校生活。$ C0 ?0 P- R2 @% P) P: bF1 b$ T0 v

恐怕下次的特别考试会成为我和月城最后的战斗场吧。, {# m P0 W5 [5 e ?. A/ g/ z9 r

也就是说,有可能会进行一些不修边幅的攻击。# ?4 V, r- J/ \ R i) Xg

如果组成一个团体的话,有可能会卷入这样的事情中。

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只留下我的退学是最基本的礼仪。

我再次在自己心中确认了那件事。

第二天早上

我做好了去学校的准备后,打开了手机。/ i B: A$ P. ~7 }# y @

个人邮件里收到了学校的通知。5 M: p3 Z8 o8 Q# @! }6 S4 z0 `

并且在那里记载着被给予了写着“试炼”的道具。 g9 o _9 T( K

“没想到会抽到特殊卡……”

数学满分引起的恶毒显眼,好不容易才躲过了这一关。虽说是双刃剑,但由于持有具有强大效果的试炼卡,似乎有再次受到关注的可能性。虽然和需要这张卡的学生进行交易是安全的,但是试炼的卡片有着半途强大的效果,所以不能轻易地和其他班级进行交易。如果交给对方的团队取得第一名的话,我也会产生责任所在吧。5 j _4 `8 |: [9 u9 x

月月月城白为了让我退学也有可能混在一起,但是如果考虑到是可以转让的卡的话,作为逼进我的战略实在太弱了。解释成单纯的引用比较自然。剩下的两张特殊卡的去向是“增员”,C班的朝仓仓和麻麻麻麻麻麻麻麻麻麻麻子的“无效”已经交给了A班的矢和野的小春春。能恰到好处地分开真是万幸啊。/ i# ?6 |, c2 Q

我一边思考着之后该怎么行动,一边比平时早一点离开了宿舍。9 N1 y Q! e}/ X% B. R

于是在电梯里和篠原原原原原原原一起乘坐。

“早上好。”* r( w5 W a! ]+ C J0 v5 D

“早上好”- @+ A2 p2 P+ f

虽然是同班同学,但也不是特别亲近,所以没有更多的对话。只是简单的寒暄,然后下到大厅。f5 ui7 m$ w+ S$ c% B/ n# K6 ]

那样的时间也只有一点点。到了1楼我按开按钮先把筱原放下来。 `9 T5 T1 `6 L( t2 ~B( Y7 l

在大厅上学比较晚的池能行,以不安的样子看着这边。 {/ X. \/ Nx- g, z

我还以为他在等须藤的周围,但好像不是这样。

和横穿而过的篠原轻轻打了招呼后目送,但马上追了过去。

我总觉得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保持着不妨碍别人的距离。

“喂筱原”. S: k- B H) _; E# w

“什么啊?”F$ Z1 ]7 z u4 h8 j+ B

一出去,池和筱原的对话就随着风吹起来,听到了小小的声音。

“那个,是那个。虽然是这次无人岛考试的团体……你说过想和谁合作之类的话吗?”

“没什么,还没到……。那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无意中问了一下而已”

“是啊。……你呢?反正须须藤君和本堂怎么样?” s( T2 I- [5 Y+ j) y$ i Q Q8 P

“不好意思啊。要是和他们在一起的话,会很开心的”

“是吧~”4 t9 Y! i9 l7 Y# X

篠志原原原原原原原原原生气地笑着,但池能行却不在意。

好像有什么想说的,拼命想把它挤出来的样子。

“但是,男人嘛,就算放任不管也会有办法的……健健健也很有力量,我觉得从男人的角度来说足够了”

“嗯。”/ _ f8 A: q- a7 o6 c2 y R: U

筱原虽然有点冷淡的反应,但似乎并不是讨厌和池的对话。

“怎么说呢。我应该在需要的地方帮忙吗……。所以啊,如果感到为难的话,我就……那个,可以和你组成一个团体吗?”$ H/ T1 lt3 U6 P) |

「这是什么。看起来很了不起”# g, y) j9 t( t7 N }, J4 H p: Z! l; X

“去年看了吧。因为我是童子军,所以那种考试很强”

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武器,向筱原呼吁。9 C2 ` d$ p9 ^3 `* {; z/ V

总之,只是想找个理由和筱原合作而已。/ vU- c# ?/ S o6 R

“嘛,我可以考虑一下……你想和我成为同一个团体吗?”

“啊,嘿嘿,别误会了。你看,你不是那种快要退学的危险家伙吗?所以说要牺牲心地善良的我来保护你”, Y. Q6 p2 m% [9 s: l7 {( [

无法坦率面对的池,把那些似乎会被讨厌的词拽了出来。0 I9 R5 |8 }. o+ Y

“啊?牺牲什么啊。我没点什么!” L8 l- ^: ]9 x+ q

当然,被这么说的筱原也不会爽快地请求加入团体。 v9 P! Z( g7 I( g3 K, u$ X

开始变成险恶的气氛。

“啊,早上好,池君。稍微好点吗?”4 r$ H1 An! K2 w

在气氛沉重的时候,从后面跑过来的梳子田向水池打了招呼。3 Ga6 e/ o; B, z2 i+ c, Y

在那一瞬间,池从筱原身上移开视线,兴奋地挥着手。9 ^8 M4 I. h$ ^% O

“什么?我刚才超耽搁的!”

说完后,池放下筱原向田里跑去。4 d% N* |- L! |8 |1 X2 x1 T0 `- G% M7 S

筱原用冷淡的目光目送着那个样子。9 w$ R+ N. s4 ~. `6 K L @9 L

“其实C班的小桥先生说想邀请池君组团。好像已经在学校了,可以帮我商量一下吗?”2 b0 q- \5 f9 w5 O

“真的是一种失败!现在马上就来!” y6 r: {, @7 e+ W; B

知道了被女孩子依靠了的事的池,显出猛烈的兴奋。

“啊,但是现在好像和筱原先生说话了……没关系吗?”

梳子田向篠原原肚里确认。

“完全没关系,被搭话的时候很麻烦。带去了”3 U: j9 ^. `t

“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b( h+ {4 j3 _, ^9 _4 G% h: S5 l# e

出言不逊主要是池水不好,和田一起跳着走。

筱原停下脚步,寂寞地目送着她。: F4 ?. T! d3 [9 P; Z$ z

我马上追上筱原,追赶过去。

怎么说呢,因为池塘是个得意忘形的人。: e( lP! ~: r Py

虽然好像很高兴收到女孩子的邀请,但是我觉得这样就错过了很大的东西。6 _! |) }9 a! Z

“五月”

突然,从背后传来了学生用下面的名字称呼筱原的声音,不由得回头看了看。7 Q- n7 Y$ |( [2 _- q2 `

“啊,小宫みや君……早上好”- G y) z7 P7 _2 Q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2年B班的小宫叶纪吾。

「怎么了。你在哭吗?”

“啊?怎、为什么?”- j, V/ ~1 } y) H: w8 y- `# s

“不,因为眼睛是红色的。”

“啊,暴露了吗?刚才眼睛里进了垃圾……有了”

筱原一边做出这样的演技,一边将自己的感情误入歧途地说。/ c6 W5 Z# D7 U m) v! j

“比起这个,我问了须藤奈何君,他好像能成为正式选手?”

“啊,终于。”/ E- H0 J$ V( ^3 o8 ?+ p

“因为一直练习到很晚,没有回报是骗人的。”0 s n- t$ @- v _ y6 q

和停下脚步说话的筱原拉开了距离,不久声音就听不见了。6 O0 X5 H; R! x

% L7 S$ C; m; q. b

“你也灾难连连,居然抽到了考验的牌。应该会再次受到关注的”

刚一到教室就去上学的堀北,就对我说了那样的话。

“早上才因为同样的事情而苦恼。”

“要是能在班里自由交易就好了。试炼卡绝对不会让没有自信赢的学生接受,也有不能给有自信赢的学生的瓶颈”/ [ z2 c3 m) F- i X~6 ?

这样的堀北抽中的卡片是“减半”。这张卡在处罚时是有用的,但是在以上位为目标的学生看来就等于没有效果。$ I0 _* U5 Z- G: z! B1 B

“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你就要努力做到前30%以上,可以的话只有获奖了。”1 B7 t+ B2 n1 q5 `6 b# }9 D4 `

“好像是别人的事啊。作为同班同学你不担心吗?”- g2 t1 v$ D$ S8 w

“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依靠我的话,当然可以帮你。”; ]% A3 ~/ m5 m, U1 C% _

堀北也渐渐变粗了,使用比以前难了。

你想要什么?这样挑衅性的眼神让人不想依靠。; ^6 t- B8 M1 ]* |3 z* @0 y

“不好意思,如果找到了收货人,也许会转让。”

“选择什么是你的自由。如果能简单地找到接收者就好了。试炼的卡片不仅影响所有者,也会影响拥有它的整个团体。会背负危险风险的东西”

认真地说明是很好的,但听起来只是单纯的讽刺。8 u0 m8 A$ P( U% Z$ n, T3 M* f

“先说一下,我是带着厌恶的心情说的。”7 k9 U/ S9 V; `0 w. W( ~1 t* U1 M* Y, l

“是吧。”

“平时经常被你欺负,所以我要报复你。”) T6 _% w J4 R+ D5 D% j

“我可不记得虐待过你。”- D) H0 [/ Q% g( M5 vx i# W/ u

试炼的卡片虽然是很麻烦的存在,但也能成为小小的护身符。因为预想到会减少不考虑就提出和我合作的学生。最糟糕的是,持有这张卡的状态下,还必须开始单独的无人岛考试。

“因为是你,所以我可以采取措施来解决吧?”1 k0 z. Q5 l$ E0 h0 a/ b

虽然也可以依赖作为班级领导的堀北,但是除此之外必须要关注的学生一定会出现的。尽可能减轻负担比较好。; Z5 k4 w/ @+ ~0 R( \

“嘛,我也试试看。”

告诉他要自力更生,然后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搜索着谁抽到了什么卡,从迟到来教室的池塘边大声喧哗。

“什么?你啊……发现了要结伴的人

“是啊,有什么不好吗?”! p4 A7 [7 t6 {* }% X

看来筱原原原原原原原原在不在池塘的时候决定组团。

对方恐怕是———

“因为,刚才不是我才邀请你来的嘛!话说,没有堀北的许可是禁止组合的吧!”

“禁止什么的还没有正式确定。嘛,我打算今天确定”

“什么……”

“怎么说呢,我邀请你了。是哪里的谁无视了我?”6 U! V0 Y1 w9 f n7 ]

“啊,那个又不是那样的!我明明是为了你拒绝的!”

“拒绝了吗?啊,真火大。果然你们也是最差劲的人啊”, G% P/ q ?3 L

“团体……我决定和谁组合呢”! T- Z: G) d* \! y

“没关系吧?”1 s% Q|5 ~8 I, f O8 J

“没什么关系,不过还是挺在意的。”

“B班的小宫美夜君。昨天特别考试刚开始就被组邀请了”

果然是小宫啊。在一起上学的时候,有人跟你打招呼了吧。

“什么?小宫?小宫是那个篮球部的轻浮的家伙。真的不可能啊」5 z5 y+ _4 d9 _( J3 a

在哪里,筱原不是和自己组成了一个团体吗?

池塘里不是有那么骄傲吗?

“没什么稀罕的,因为放学后会在咖啡厅碰头。”

筱原这么说着就把脸从池里转过。对于在教室里耳闻目睹的学生来说,这也许是平时吵吵闹闹的事件吧,只是在延长时间上捕捉到的事情吧。

放学后,筱原按照宣言早早地离开了教室。! R7 @: | r I6 R6 l8 l: a: f

池静静地目送着这样的筱原,但他似乎下定决心似的,马上离开了教室。3 {/ O( [9 F0 W7 y) R

“稍微好点吗?”

望着这一切的洋介,走出池塘后向我打招呼。! F n2 n2 x0 P0 K

是不想被问到的话的内容吗,被希望在走廊里说,然后听从。 B6 b p- S+ l0 d. |

“虽然是池君的事,但是我觉得这样放着不好。”

“是啊。虽说有些傲慢,但在无人岛考试中,池中的知识和经验确实很有用。筱原那件事恐怕发挥不了潜力”) v/ ?+ ~% w9 C6 K: w

“嗯。看那个样子,我很担心看到筱原和小宫美夜的谈话会怎么样” xA- |: L; ~ K! S+ w% M; K: o8 o

我很理解担心的洋介的心情。

现在这个时期和B班发生纠纷不是上策。

“我想去看看情况,可以的话可以和我交往吗?”因为我不太喜欢池君”

如果说了那个的话,我也不喜欢池塘。) C) c3 c/ N7 [6 X# s0 s

话虽如此,洋介感到不安也是理所当然的。4 o( Jv i U; @

“筱原说在咖啡厅和小宫君碰头了吧。”9 C3 _1 W$ F9 _# y6 {

「啊。先去看看情况吧”

“嗯。”

我决定和洋介一起去蛋糕店的咖啡店。

在那个移动中,关于这次的小组制作稍微说的流程。

“我想推荐2年级全体协助和1年级和3年级学生作战的计划,但是其他班级好像没有统一的迹象。好像每个班级都在为了组成一个团体而行动着。只有2年级的学生绝对不会离开退学者,虽然这样总结的话不是不可能,但是伴随着的痛苦绝对不在少数”

昨天也说过堀北来了,但是有意识地败退了,就可以不让学校里的任何一个退学者出来了。但是实行这些措施的年级无论如何都会受到重大打击。话虽如此,在全年级的时候分享痛苦的故事展开的现实感却很淡薄。

正因为如此,即使过了整整一天,也没有学生会说出这样的梦想故事。

“只能组成不留遗憾的团体。” u9 @6 |1 J! ~% `( q; ]

“是啊……”

“洋介不是被相当多的人邀请了吗?”0 p9 D, _. I4 [) g+ @1 g

无论男女都很受欢迎,能力也无可挑剔,通过洋式的护理是不可能不出声的。

“我想从D班中选出两个人。与其说是想获得上位奖,不如说是不受处罚的战斗方式” @; P! ` H$ i4 N9 d

反正要保护的话,不是其他班级的学生,而是保护D班的学生。这是当然的想法。如果是实力和受欢迎的学生的话,应该不会为他们的搭档感到困扰,但是在班里也只有较低的实力的学生们,其他地方也不会去寻求帮助。% {% I# W/ ]% C Y; U J

“佐さ仓仓さん没事吧?”3 d3 M+ }o6 M8 H6 V

在我身边的团体中,担心实力最不足的爱里的洋介。0 l; A, A7 J3 ?6 I7 a2 r: T1 U

“目前为止,明秋人和波都是由瑠る加组成团体的流程。”2 z0 f8 s8 @8 M v; Z0 k4 [

“三宅美自暴自弃君运动神经很好,平衡也不差。”

虽然启敬诚是多余的形式,但是买了头脑方面的东西来了好几次其他班级的星探。如果选择能够填补不安的体力方面的学生的话,会比较踏实吧。, l5 q K/ r# T9 Y8 U

但是,在追逐池塘时,一个问题点浮出水面。0 E6 c. K: I9 R, w$ q

那是跟在我们背后的一个人的存在。以前为了不被发现而考虑到最大限度的那个人,这次似乎做好了被发现的觉悟。朝着榉树城一直往前走的池塘。我和洋介是在那之后跟踪的人物。持续着双重跟踪的状态。无视不是很难的事情,但是今后继续做类似的事情也很困扰。

在榉树商业街接近的时候,我停了一下。

“可恶的洋介。你能先去吗?”

“怎么了?”/ qi/ U2 A9 F! J+ V! ^8 N

“我想起了不得不收拾的事情。我想10分钟左右就能追上”

“我知道了。有什么事的话用手机联系你”* ?5 L9 { o0 @: `: M

没有问过详细情况,洋介消失在榉树商业中心里。

也许是觉得正合适吧,跟在我们后面的学生走近了。P% Ed/ \6 I5 ]- ]8 w: l

同学松松松下的千岁秋秋。

“没什么好惊讶的。你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吗?”$ B. T6 m6 r5 R1 gK C: Z

“只是脸上没有出现惊讶。”( x|1 c Z9 G{9 P+ j F

像这样和松下两个人单独谈话,是从春假以来吧。 Z( c! y0 l/ ?8 E1 r

不,即使没有设定只有两个人的条件,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次也没说过话。

“平田君说了什么?是指池君吗?关于这次无人岛考试?”

并排站着的松下,一边看着这边的情况一边抬起头来。) c+ s9 v7 ` w+ N O

“这和松下有关系吗?”

“与其说和我有关系,不如说和我们有关系吧。绫小路君是升上A班的重要存在”

似乎是贵了很多买了我,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 K+ z0 X c d5 ], F6 r

 i- b0 I6 m# _/ J _1 l; {

松松下的头脑转得快的话,应该知道稍微怀柔的自由是行不通的。; B5 a1 U6 E+ F6 u* n3 h. M

但是这次的接近完全没有意义。

“不要警惕。今天有件事要早点告诉你,所以只是接触了一下而已”0 u8 o# f) Z% {: t% A Z5 |: O

“要事先传达吗?”/ Hr: d+ e# g! [, f4 A. w

“试炼的卡片是拥有强大效果的道具。但是很难处理呢。如果有困难的话,我想帮助绫绫绫绫的小路浩次君。怎么样?”

这边的想法和想法暂且不谈,因为是我方所以随时都会帮忙。对于那个,我不开口的话会露出一点为难的表情。$ aS8 G D3 h* u/ ~4 Y5 Z# w

“不直接说的话,能不能回答我呢?”

虽然不是故意使坏,但我不想在街上说深入的话。因为放学后,周围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学生。松下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吧。不等我的回答就开始说话。5 i( _3 [0 |, P! z/ ?~# _

“为了使处罚无效,有必要留在上位,所以很难找到组成团体的人吧?所以有困难的话请依赖我”

这样回答后,再加上忘记说重要的事情。

“当然在考试中,我打算全部听从绫小路君的指示。”) p$ r{) D% l1 H5 ?2 v% z0 J

这似乎是特意追来传达的。; QZ Q2 w+ a4 \! Q( W

“能说要协助我,我真的很高兴,但是如果不能进入前30%的话,我会受到惩罚的。松松下也知道有那个风险吗?”/ w1 t; _ m4 Y K3 j

“我知道。所以在帮助绫绫绫绫的小路高次君的意义上,我认为合作很重要”# \5 m2 r+ T: k% g: F5 Z3 W e- C

我不认为松下没有善意。但是,最重要的本质应该在别的地方。% J5 y z Q! S( y

我一边按捺着想要快点通过洋的心情,一边看着走在旁边的松下。6 ^ T( r- W. [9 v. ]

“你判断和我组成一个团体最能生存下来的胜率高吗?”

通常情况下,持有试炼卡的一组会提高单纯的退学率。尽管如此,松下不顾危险提出了合作。我不能解释那个只是善意。

「……暴露了吗?”- K( ]3 m5 K0 _0 F7 G+ w

松下眯着眼睛一笑,就早早地举起了白旗。r1 X. I8 d) O

“如果是绫小路的话,想留在上位组合里就不难了。即使没能拿到领奖台,但也会占到30%。不高明地把朋友放在第一位,然后加入半吊子的组合比较危险”

这是松下的真心话。和自己可以组装的学生们一起用天平天平瓶来选我。e5 B- `9 D1 n U6 h

“我觉得绫小路君可能卖完了。”

尽早打招呼。也就是说,评价对方的公式很容易理解。

虽然是很难得的事情,但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在这里得出结论的打算。5 ?7 I* `, u4 U N5 _, Z

这并不是松下的错,对方是谁都一样。

“至少不会在月内决定团体。”$ N9 R N. l7 e/ J$ o5 g z

“你是说好好地坐着看情况吗?”, L+ }W u E! _3 }4 j

“我也想看看其他班级的态度。”% f8 K, }1 W2 V

说得头头是道

但是我在意的是,和普通学生在意的部分不同。) N C) \+ c5 l8 r

无人岛的特别考试需要大规模的准备。

首先无法想象月城与之无关。; e0 W, J( D- ]

从上次的特别考试开始已经过了一个半月了,但是没有明显的变化。

从4月内打算让我退学的观点来看,一天比一天远。

在白室生的独断行动中,齿轮的错乱。4 s( B+ N e ?5 F) E

前哨吧,在可以说是战斗前的分组决定阶段也会有什么行动吧。

松下也读不完的危险因素。要是牵扯进来就不简单了吧。

“在这里好像没有好的回复呢。我知道了,那你考虑一下吧” o; V9 m {0 g7 j

因为没有打算用力推,所以想马上挥手告别。

“啊,对了。这是我的私人联系方式”/ H0 f8 @0 ?7 w

好像事先准备好了,交给了写有ID的纸。7 m$ L [ N- J U% q+ F

“那我就告诉你了。” p! N/ h/ o5 U! W: C+ z

毫无浪费地迅速展开话题的松下,掉头朝宿舍走去。s( Z+ l1 H7 ?! z! ~- ?

“女孩子的联系方式增加我倒不觉得不好。”- Q: ~f% B( w: {/ J: J5 k7 L

目前尚不清楚今后能否回应松松下的期待。4 j7 m X! I5 s) ]0 {3 n

在那之后,我在榉树商业街内通过西洋方式汇合。

“情况是?”

“虽然感觉不是最糟糕的展开……”

追着洋介的视线,有两人在咖啡馆开心地谈笑着。

在离这里更远的地方,我还发现了池塘里那沉甸甸的背影。# @?3 B3 {w; B M

“该怎么办呢?”

“暂且,如果没有暴走冲进的迹象的话,这个场合就看情况吧。即使不小心向水池打招呼也不可能提示解决方案” Y2 W o; K* {: r ^9 X/ T

洋介点头表示同意。! tT8 X2 C, w. [) L

“我想先问问小宫的事情。小宫是怎么邀请筱原加入组合的,如果不确定的话就无法行动了”

“我会在池君没能和筱原先生合作的时候,考虑一下和谁组合是最合适的。”

“拜托了。”

双方同意分开收集信息。6 @, @0 { V9 _! J3

实教13卷第四章(2))宝,都看到这里了你确定不收藏一下??